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all叶】啊!流氓!

【all叶】啊!流氓!

性冷淡的耍流氓

选手欺我软无力,轮流与我发生xing关系

下垂眼是珍宝系列

八爪的生贺,我爱爸爸爸爸爱我,啵啵叽。@八荒殿 @星河陨落 

挺腊鸡的一个东西,不喜……喷就喷吧。

OOC,OOC,OOC。

那么开始。


“哎……老叶最近是不是……有点不一样啊。”黄少天下意识吞了吞口水,问道。

“哈?哪儿不一样?”孙翔不懂。

“是啊……非常不一样。”方锐回答黄少天。

“到底是哪儿不一样??”孙翔惊呆。

“嗯,大概是…那里吧。”喻文州插嘴。

“对啊,那里呢。”张新杰点头表示认可。

“………”孙翔不想说话。

“前辈,可爱。”周泽楷教育孙翔。

“………”孙翔持续不想说话。

“啊,来了。”王杰希提醒道。

“走吧。”肖时钦点头。

目睹全程的李轩,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苏沐橙敲了敲他的后背,“往前看。”

李轩闻言抬头,看到叶修衣着正常的走进来,虽然没拉拉链吧,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继续看呀。”苏沐橙督促。

看几次也一样。李轩暗自嘀咕,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向那人望去。

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睡眼惺忪的样子,叶修抬手揉了揉眼睛,顺势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截白皙柔软的腰部,软软的小肚子很是可爱。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的眼睛。一双下垂眼微微弯着,眼角泛红还含着打哈欠造成的泪珠,手指修长轻触把泪珠抹掉,努力睁大眼睛试图清醒一点的样子…………

“哎!李轩!你去哪?”苏沐橙惊讶地看着李轩捂着鼻子离去的背影。

“啧啧啧,”身后楚云秀摇着头感叹。

“怎么了?”苏沐橙回头问她。

“流年不利啊……这里简直是搞基的天堂!”楚云秀颇有些愤愤。“完全没有女选手容身之处!”

“嘿嘿,也未必嘛。”苏沐橙看了楚云秀一眼,见她不解也没回答,微微低头长发洒下看不清表情。

“老叶老叶,你昨天是不是没睡好啊我就说嘛什么队长要和领队睡一起那都是歪理邪说!领队就应该和我这样的开朗阳光少年在一起才对!老叶你说对不对啊。”这厢黄少天挂在叶修身上不肯放手,任凭张佳乐对他龇牙咧嘴。

“是啊,还阳光少年呢,你没看昨天微博给你的评价吧?社会你黄少,人狠话又多!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开朗阳光哈?”方锐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我去你丫的方锐!这明明是粉丝给我深深的爱意!全被你给歪曲了!”黄少天终于从叶修身上下来,抡起椅子打算和方锐拼命。

“好了,少天,这是训练室。”喻文州适时开口,叶修颇有些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准备溜之大吉,就听到他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的重点应该是在领队身上,还有,队长和领队本就应该在同一间房间,我这也都是为了队内事务和谐,不是吗?嗯?”最后的尾音几乎余音绕梁,若是有小迷妹在这里肯定要尖叫着好苏然后晕倒。

“……哼。”见黄少天哼哼唧唧的说不出个道理来,喻文州也就愉快转火,“叶修你最近状态不好吗,每天都是这副样子,我会很苦恼的。”

“嗯?啥?”叶修蒙蔽。他哪副样子了?他很正常好吗!

“就……一副总是勾引我把你扑倒办了的样子。”喻文州手指从叶修的脸颊滑到胸口,途径锁骨还打了个转儿,正经到不行的表情和淫秽到不行的动作,叶修看的浑身一哆嗦。

“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喻文州同志。”叶修很严肃。

“哦?是…用那里报警吗?喂?我是110……这样?”喻文州笑眯眯的指了指叶修下身一个不可描述的地方。

叶修简直菊花一紧虎躯一震,吗的喻文州疯了!

“走,你给我走。”叶修指着门口,感觉胸口不停翻腾。

喻文州当真就走了出去,还贴心的关上了门,只不过关门前又冲叶修说了句,“110不管用的哦。”

吗的。叶修一点都没冷静下来还很想和他打一架。

“叶队,开始吗?”肖时钦问叶修,叫叶修的时候他们一般习惯叫叶队,总觉得领队什么的怪麻烦的。反正叫喻文州是喻队,能区分开就好。

“开始。”叶修镇定下来,他很怀疑喻文州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可是……战术会议……没有喻队,不行啊。”肖时钦看着叶修的神情,谨慎地告诉他。

哦。好的。

叶修一脸冷漠的打开门,不期然的看到了门口微笑着看着他的喻文州。

“我怎么觉得你们今天一个赛一个不正常。”叶修看着乖乖坐好的众人觉得奇怪。

“没有啊,刚刚我只是太激动了而已。”喻文州恢复了往常的模样,依旧是人畜无害的样子,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心脏是为何。

叶修自是不信,只不过他最近几天确实没休息好,此时也没精力计较这些,打开电脑,对应的内容传输的训练室中央的光屏上,保证每个人都能有最佳视角。

虽然身体疲累,叶修依旧专注无比,任何关于荣耀的事都会让他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这大概也是他注定成为荣耀历史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原因之一吧。叶修讲的认真,底下人看得认真,周泽楷眼睛几乎眨也不咋着盯着——屏幕旁边的叶修。

“我说……”叶修无奈的停了下来,“你能不能认真看屏幕?”非常像教育三年级的小朋友!

“……”周泽楷没说什么,只是颇为委屈的看了叶修一眼,随即目光终于投向了屏幕。

“老叶偏心,”方锐嘀嘀咕咕的,“要是我这样他早就一个钢笔扔过来了。”

“不会吧,”坐他身边的黄少天震惊。“老叶还用钢笔?”

“……比喻!比喻!”方锐烦躁。

“没问题,一会儿我就买支钢笔,专门砸你。”叶修冷静开口。

“……老叶我错了呜呜……哎不过这样就是我一个的专属了嘿嘿嘿。”方锐表情一会一个样。

叶修注视着他,吗的,都疯了。

大抵是看叶修已经濒临爆发边缘,众人没有再搞事,安静认真的结束了这次百般波折的战术研讨会,会议总算结束,叶修仿佛刚从战场上下来一般累的不行,揉了揉太阳穴想回房间休息一下。

刚走了没几步就被人拦住,抬头一看,呵,孙翔。

叶修之好停住,任由孙翔围着他东瞅瞅西看看,直到对方要伸手摸摸他的脸时,叶修才一巴掌给他拍回去。

孙翔住了手,却站在原地依旧不动,叶修懒得管他,陪他站了一会忍不住发了个哈欠,孙翔在这时终于有所动作。

“你……你的眼睛……”孙翔抬手指了指叶修的眼角,神色有些不自然。

某人眼角泛红,眼眶含泪,神情慵懒,活像是那啥过后。

叶修莫名其妙的揉了揉眼,奇怪的看了眼孙翔,“怎么了?”他自己自是看不到打完哈欠后的自己有多……诱人。

“没什么!”孙翔声音骤然拔高,虚虚的推了叶修一把,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训练室。

“他怎么了?”叶修茫然地转过头。

“………”肖时钦没说话,收拾了东西也起身准备离开,经过叶修身边时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眼睛。”

……………可以,都疯了。叶修面无表情的看着肖时钦深藏功与名离去的背影。

叶修经历了一上午的怪事,回房正准备好好休息一下,经过镜子时愣了一下,转过头认真的盯着镜面。

“眼睛?眼睛怎么了,很正常啊。”叶修用手指碰碰眼皮,蹭蹭眼角,完全看不出来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正研究着,一阵困意袭来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于是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个动作过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似乎多了些………他拒绝回答。

叶修盯着镜面,冷漠的把眼角泪珠拭掉,大力的揉了几下眼睛,却发现眼周变得更红了,无奈的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这才躺到床上放松了身体。

因着队内女选手实在不少,又因着某些文化盛行,一些叶修本不想知道的知识也多多少少都会在日常聊天中得知一些,这会再想想这一上午那些小子的反常情况,叶修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绝对绝对不要再他们面前打哈欠了!

此时各个地方的职业选手们还不知道他们的福利即将飞走,一个个都喜颠颠的回味着上午的经历,或猥琐一笑或与往常无异,只是内心几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其实会议结束时就已经到午饭时间了,但由于叶修提前回房,有一些本就对酒店餐厅没兴趣的选手也就没非要去,最后去餐厅吃饭的吃饭,去外面闲逛的闲逛,去房间休息的休息,各自有各自的去所,直到下午训练开始才陆续到达训练室汇合。

叶修睡了个午觉,大抵是明白了选手纷纷发疯(众:才不是发疯!)的原因,心情放松睡得特别好,闹钟一响就果断起床,提前到达了训练室。

下午是正常训练,一人一台电脑,分工明确没有太多机会发生摩擦,叶修安然度过了一下午,一会儿训练一会儿研究下一场对手的资料和战术方案,忙得不亦乐乎,却也没忘记控制偶然有点劳累时想要打哈欠的欲望,一个一个忍了回去。

训练时选手们都是专心致志的,自然不会盯着叶修看,只是每个人都有叶修定制的不同的训练方案,休息时间自然也不同,可尽管如此,每个人这一下午却都没看到想看的画面。

休息时间短暂,没看到固然会遗憾却也不至于这样就起疑心,训练结束后只有黄少天默默吐槽了一下叶修居然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打哈欠伸懒腰真是好神奇,他这几天不是一直没休息好么怎么觉得他今天下午特别有精神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是的休息时间都没有美好的画面慰劳一下自己真是非常不满足。

咳,黄少天的默默吐槽一下,那肯定就只是一下。

其他选手们却也习惯,无论是作为对手还是队友,被黄少天荼毒都是免不了的,这番话得到的回应也就只有张佳乐一个嫌弃的眼神。

众人热热闹闹的前往餐厅,也亏的是联盟把这层楼包下来了,不然就这架势,要是让其他客人看到了绝对是下一期电竞之家的头版。

“少天,公共场合保持安静,我还在这呢。”叶修无奈的回头看着嘀嘀咕咕说个没完说的还都是和他有关的黄少天。

“哎老叶老叶,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这一下午都没有打哈欠哎。”黄少天见叶修搭话更加兴致勃勃。

“我说——”叶修刻意拖长声音,果然看到了众人都转头看向他,“你为什么,对我做什么动作,那么上心?嗯?”

“我……”这句话还真把黄少天问住了,耳朵一红我我了两声说不出个所以然。

“嗯?”叶修偏不放过他,好笑的看着他的反应。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表情,心知这人大概是知道了,心下遗憾却也没有太大感觉,总不过就是短时间的福利,况且这种情况的发生也是因为叶修这些日子为了对战资料日夜劳累休息不好的结果,任谁都是不想看到这种事发生的。

叶修感受到喻文州越发温柔的目光,打了个寒颤,回头对上对方的目光,喻文州露出个笑容,叶修愣了一下似乎是在平复情绪,随后也笑了一下,与曾经的各种笑容都不同,看上去挺温暖美好的,喻文州却偏偏从中看出了“呵呵”的含义。

“这人…”喻文州低笑出声,引来身旁黄少天的关注,他摆了摆手,嘴角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弧度。

这人,还真是让人不喜欢都不行。

总算是到了餐厅,众人分散开去寻找各自喜爱的食物,张新杰装满了一个盘子以后又回身取了一个,继续装,而且这盘和上一份一模一样,回到座位放在自己对面的位置上,然后把叶修拉了过来。

叶修端着自己的空盘子,看了看那个位置笑了一下,“哟,新杰有心了啊。”

“免得你又吃一些营养不均衡的。”张新杰平静道。

“呃……”叶修刚坐下,听到这话就想坐起来,却又被张新杰按下。“不是,我真不喜欢吃白萝卜。”叶修苦着脸看着盘子旁边的萝卜排骨汤。

“吃完。”张新杰强调。

叶修用筷子戳了戳水汪汪的白萝卜,叹了口气咬牙吞了下去。对面张新杰一口饭一口菜有条不紊的吃着,余光扫到叶修的举动,嘴角勾起满意的弧度。

“哎队长你看啊张新杰那个心脏又抢先果然魏老大说的没错啊玩战术的心都脏啧啧啧你看他那样子…”黄少天说个不停,喻文州微笑着打断,“少天,我也是玩战术的。”“………”黄少天蔫了,乖乖闭嘴,往盘子里疯狂的添加食物,化悲愤为食欲嘛。

不理这边的安静如鸡黄少天,张佳乐倒是飞快的装满一个盘子以后立刻回到餐桌旁占据了叶修身边的位置。

“咳,老叶,吃着呢。”张佳乐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吗的这是什么烂俗的开头!

“哟,张佳乐你这么…………啊。”叶修不理他这话茬,往对方盘子里看了一眼,这一看就是一惊,他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啊?我怎么………………了。”张佳乐奇怪的往自己盘子里一看,愣了。吗的自己这都夹的什么东西啊韭菜鸡蛋蒜蓉生蚝清蒸河蚌……………张佳乐缓慢地抬头,叶修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这都不算什么,都会过去的,不要太在意。”温柔的非常像个知心哥哥。

不老叶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故意夹这些东西的我是无辜的还有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在意啊万一到时候满足不了你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满足不了你我一定……

眼看张佳乐的表情越发怪异,叶修还以为他真的很在乎这种事自己戳了人家痛脚,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叹了口气,低头吃饭不吭声了。

张佳乐被这一拍回过神来,连忙想要解释,一抬头却发现自家副队看着自己的目光,怎么形容呢,那种目光大概就是——你分走了叶修的注意力我很生气但看在你肾亏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毕竟你肾亏。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张佳乐彻底绝望,仿佛看到了自己即将与肾亏捆绑在一起的未来,把盘子一推,在椅子上摊成了一条咸鱼。

大概是因为知道了对方的秘密,饭后叶修一直和张佳乐一起走,让张佳乐在幸福的同时又有着彻骨的绝望,时好时坏冷热交加让他几乎要崩溃。

叶修注意到张佳乐的神情,意识到自己真的打击到了这孩子,有些愧疚的揽过张佳乐的肩膀,轻声细语的安慰着,谁知张佳乐的脸色越听越难看,最后终于按耐不住,一把拉住叶修的手臂转身把他抵在墙上。

“叶修,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佳乐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面前人拆吃入腹。

“我知道啊,张佳乐你干嘛?”叶修不太适应这个姿势,挣扎了一下却被抓的更紧。

“我肾不肾亏,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绝对喂饱你。”张佳乐向前进了一步,左腿挤进叶修两腿之间,头靠在叶修肩膀上,姿势端的是一个亲密无间。

“张佳乐,”叶修声音冷了几分,“起来。”

听到叶修声音不对,张佳乐以为他真生气了,连忙就要起身,却被身后狂奔而来的方锐撞了一下,正巧就把他撞了回去,嘴唇擦过叶修的耳垂,张佳乐脸一红,看了眼叶修的表情似笑非笑的才知道他并没生气,赌气的咬了下对方的耳垂,满意的看着整张脸都烧起来的叶修。

“行了行了啊,”叶修一把把张佳乐推开,抹了把脸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几步就被方锐一把搂住。

“老叶你们刚才干嘛呢?”方锐搂着叶修的脖子,靠近他耳边说话,说完还轻轻的吹了口气。

叶修浑身一麻,懒得理他,正好到了他房间门口,刷卡开门,然后回身示意方锐凑近点,方锐听话的跟过来,迎接他的是一扇砰然关闭的房门。

“老叶!!!!”方锐捂着鼻子叫得凄惨。

叶修在屋里听着,想象了一下方锐现在的样子笑弯了腰。

总算是结束了莫名其妙的一天,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杜绝那种事情发生,叶修裹着浴袍瘫在床上,舒坦了没一会儿就听到房门响。

“谁啊?”有气无力的爬起来,一开门却愣住了。

“先生,需要客房服务吗?”门外众人异口同声。

吗的流氓。

“不需要,滚。”


END

码这篇的时候情绪有点崩溃,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写些什么,是不是我真的很差劲,写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发出来大概是看个回应,大家也觉得腊鸡的话我大概要改风格了。

生贺应该是开心的,希望八爪别介意orz

感谢观看。


评论(20)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