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all叶向吸血鬼合志《Desire&Sex》终宣+预售

笔芯芯捞一发!

虚无之夏—叶修生日快乐:

预售连接☜购买戳这里


试阅连接


 


 


 


     ——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黄金的钥匙?白银的月亮?——


    


  还是无法忘却的,血液的温暖触感?


    


   


       ——我要享用了——


                 ——现在,立刻,马上——


 


 


刊名:《Desire&Sex》


属性:all叶向吸血鬼合志


CP:叶右向


写手:  楼叶 @墨汐 /王叶 @大白展子 / 喻叶@Katsu° /伞修 @白狗蛋蛋蛋蛋蛋 /包叶 @君莫惜 /黄叶 @白衍兮 /蓝叶 @丹是世界第一骨吹 /乐叶 @半条花九—点击见酷哥 /翔叶 @辰墨朗 /周叶 @おい★ /V家叶 @虚无之夏—偶尔改个名字嘛 /韩叶  @低压被 


插图画手: @酒酿三米香


排版: @洛北天清° 


宣图: @洛北天清° 


封面:   @绿骨大青 


字数:12W


页数:264P


售价:58元


 


预售时间:5.29  20:00 —6.19 20:00

【叶修生贺 含all叶】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叶修个人向 含all叶,微量双叶黄叶 


*叶家双子生日快乐,双叶超棒!

*祝我最爱的叶修生日快乐,陪伴你走过的第四个年头,初心未变。



一.

“叶先生您好,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日,电子竞技已然成为了一项重大赛事,而作为曾经火爆全国乃至世界的电子游戏《荣耀》的第一人,您在这些年的经历与变迁中有什么感想吗?”

“没什么感想,而且我也不是第一人了。”

“……”主持人小姐尴尬的笑了下,只能继续按照台本走,“您…曾经达到过荣耀的巅峰不是吗?奇迹般的三连冠,直至最后也没有人能打破,综合那么多年的战绩来说,我想这个第一人您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最后?”叶修闻言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荣耀可没有最后。”

“啊?”主持人明显愣了一下,“可……荣耀这款游戏,不是在今年宣布关服了吗?“

“是吗?可宣布要关服的是游戏公司,不是荣耀啊。”叶修挑了挑眉,又露出了熟悉的嘲讽表情,但这时候主持人已经顾不得在心里来一场战斗了,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啊???”

今天的采访,也因为特殊的对象无法进行下去呢。

二.

【曾经的游戏之王《荣耀》或将逃离关服命运?荣耀第一人这样说!】

第二天的晨间新闻无可奈何的用了这样一个智障一般的标题。

叶修看到后没说什么,只是礼貌性的评价了一下。

“都这么多年了娱乐八卦还是这副口气,他们的智障是传染的吗?”

叶秋无言,默默在心里嘀咕了两句。“就你这样八杆子打不出个屁人家问完了还得被你反问回去的性子,谁采访了你没疯都算好的。”

“嘿你是不是又在心里说我呢?”叶修跟装了心灵感应似的回过头,狐疑的盯着叶秋。

“什么啊,我怎么会在心里偷偷骂你呢,我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吗。”叶秋少见的没怼回去,整个人周身散发出两个大字,超乖。

“我又没说你是在骂我。”叶修勾了勾唇角,都多少年了叶秋还是没一次能斗得过他。

“………我可都按照你说的做了啊,我现在可是你的大金主,怎么跟金主说话呢这是?”叶秋努力装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暴发户模样,看的叶修手痒。

“哦~大金主,嗯?那金主需不需要我给你捏捏肩啊?”叶修笑眯眯道,手已然握成了拳。

虽然兄弟俩少时分离,但作为双生子对彼此还是非常了解的,叶秋干笑着往后退去,叶修狞笑着一步步逼近,直到退无可退之时赶紧从身旁的桌子上抽出一份文件挡在自己身前,叶修看到那文件上的标题后也果然停下了脚步。

“行吧,这次算你个头等攻,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叶修难得温柔的摸了摸弟弟的头。

“哼,要不是我这游戏早就被关服了。”叶秋一看哥哥不生气了,立马又趾高气昂起来,叶修看着好笑,手下没停的狠狠蹂躏了一番弟弟的头发。

在叶秋愤怒的叫喊声中,窗外的微风吹进屋来,带着初夏特有的清香,吹开了桌上的那份文件扉页,版权转让协议几个字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三.

叶修不是没想过荣耀会有关服的一天。

毕竟无论它如何火爆如何受欢迎,它也终究只是一款注定寿命不长的电子游戏而已。

他甚至也曾想象过,等到荣耀终于关服的那天,他可能会失落会压抑,也可能会平静的在游戏中度过最后一秒,然后目送着自己的青春,自己曾经的荣耀远去。

唯独没有想过,自家弟弟会把游戏的版权买下来。

说实在的,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全息游戏也已经大批量面世,荣耀这款老式键盘网游逐渐变的不再那么受欢迎,一定要死守着这个名头经营下去的话一定是有亏无赚,游戏公司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对荣耀死忠粉们的仁至义尽了。

叶秋一开始说要给他个惊喜作生日礼物的时候,他是有点不以为意的,毕竟自家弟弟从小到大的惊喜一般最后都会变成惊吓……

这次确实也是惊吓,不过是开心的那种。

说不感动是假的,自己坚持了那么多年的事,涵盖了自己整个青春的游戏,在已经做好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人告诉,不用离开了,这游戏我买了。

这感觉无异于看个悲情片突然发现结尾变成了皆大欢喜结局,已经准备好的眼泪无处释放,只能楞楞地憋回去。

所以在叶秋告诉他这件事的当天,他热情的给了弟弟一个爱的拥抱。

怼在墙角往死摁的那种。

虽然当时他的反应很是让叶秋失望,但就在弟弟大度地表示我已经习惯了的时候,叶修温柔的在他额头留下了一个吻。

不带任何情欲的,属于亲人间最诚挚的感谢。

谢谢你最及时的帮助,谢谢你这么多年的默默关注与陪伴。

叶秋话到嘴边的长篇大论硬生生憋了回去,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

你谁?!快把我哥还回来!

正在震惊之际,听到了叶修接下来的感谢。

“谢谢你小时候抢玩具每次都抢不过我还要哭唧唧的把玩具交给我,谢谢你每次闯了祸都替我背锅,谢谢你特地给我准备好了行李……”

“你快闭嘴吧你!我那行李根本就不是给你准备的好吗!!”叶修还没说完就被叶秋一脑袋撞了回去,今天的弟弟也被哥哥气的半死呢。

叶秋:哥哥还是那个哥哥,感动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感动的,不要浪费我的眼泪了:)

四.

在荣耀宣布关服的时候,黄少天是沮丧的。

在叶氏集团宣布买下版权的时候,黄少天是懵逼的。

嗯???叶是我想的那个叶吗???

最可怕的是,黄少天第一反应不是欣喜于荣耀不用关服了,而是——卧槽叶修那个不要脸的又要回来了????

鉴于以上言论在某日黄少天在叶修面前不小心脱口而出然后被拉去jjc狠狠虐了一顿以后,联盟众人也只能默默憋在心里。

真是可怕啊,生活。

真是可怕啊,叶修。

五.

叶修到底为什么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厉害?

这是已经退出职业联盟有段时间的黄少天的不解。

当然这个一把年纪还是对于电子竞技而言,叶修已经算是不老妖孽了。

对于现实来说,正直青壮年的叶修对着黄少天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你要试试吗?

不了不了,我不接受逆cp。

今天也怂的不敢告白的众人,大概今晚要继续脑内高潮了呢。

六.

对于叶修的生日,众人都是记得相当清楚的。

往年礼物也都各不相同,奈何今年出了叶秋这么个大杀器,礼物庞大的令人害怕,哪怕是小舅子也不得不防。

到底送什么好呢?黄少天苦思冥想。

“叶修叶修,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吧!生日快乐!”嗯,果然也只有这份礼物,可以与之一战了吧,黄少天严肃地想。

“滚。”叶修面无表情。

七.

荣耀再度开服,对于曾经的死忠粉老玩家来说,无异于天堂。

同时键盘网游的再度兴起也吸引了不少新玩家的关注。

叶秋这笔买卖着实创造了奇迹,不仅没亏还小赚了一笔。

当然这中间少不了曾经的职业联盟大神们的再度聚首为广告。

“我们从未离去,荣耀会一直坚守到底。”电脑屏幕上叶修的模样俊朗非常,虽然多多少少有点美化效果,叶秋却还是觉得自家哥哥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好看的不行。

就算是嘲讽自己的时候也好可爱啊呜呜呜。

路过书房的叶修奇怪的看着对着空气嘿嘿傻乐的弟弟。

今天的弟弟脑子也不太正常。

八.

荣耀之于叶修,无疑是特殊的。

承载了他的青春,满含了他的回忆,历经了他人生的风风雨雨,起起落落。

叶修抚摸着手中的账号卡,那是最老版的样式,是一切的开始。

插卡,登录游戏。

看着熟悉的界面,熟悉的角色,叶修竟也少有的红了眼眶。

他曾经告别过秋木苏,告别过一叶之秋,就在他准备好告别君莫笑的时候,他看到了希望。

终于,是一次好的结局。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最早是用于战友之间过命的交情,他想他和君莫笑,和荣耀,大抵也是如此。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能够遇见荣耀,真的太好了。

叮咚,十二点钟声敲响。

几乎瞬间QQ就疯了似的跳动起来。

无数条生日快乐同一时间挤了进来。

同时,门铃声响起。

叶修还没来得及动作,就听到门口传来叶秋不耐烦的声音,却格外清明,一丝睡意也无。

走出房间,与门口一窝蜂涌进来的,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礼物的人四目相对。

叶秋手里也拿着个什么,正努力的往前挤着。

众人表情都有些尴尬,面面相觑的几秒后憋不住的笑出声,异口同声道。

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楞楞地看着,半晌才回过神来,照样是以前的回话方式,只有他自己知道,心底有暖流滑过,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能够遇见你们,也真的太好了。

END


叶修,生日快乐。






本来想写be的(。或者在最后加个梦醒的番外什么的……荣耀还是关服了呀大家都老了呀……但为了保命,还是放弃了x

梗依旧来自夏夏宝贝,她督促着我在最后一天开始并完成了这篇文orz写的有点短,29号中午随缘二更,佛系咸鱼承蒙大家不弃。

PS.关于文内叶秋买下版权的设定,完全私设,完全架空,因为完全不知道相关规定可不可行orz所以大家看看就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的生贺发出去没有显示啊啊啊啊啊啊啊

all叶向吸血鬼合志《Desire&Sex》终宣+预售

终于呜呜呜…非常感人了。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一下我这条躺尸已久的咸鱼qwq爱哩们!!!

虚无之夏—偶尔改个名字嘛:

预售连接☜购买戳这里


试阅连接


 


 


 


     ——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黄金的钥匙?白银的月亮?——


    


  还是无法忘却的,血液的温暖触感?


    


   


       ——我要享用了——


                 ——现在,立刻,马上——


 


 


刊名:《Desire&Sex》


属性:all叶向吸血鬼合志


CP:叶右向


写手:  楼叶 @墨汐 /王叶 @大白展子 / 喻叶@Katsu° /伞修 @白狗蛋蛋蛋蛋蛋 /包叶 @君莫惜 /黄叶 @白衍兮 /蓝叶 @丹是世界第一骨吹 /乐叶 @半条花九—点击见酷哥 /翔叶 @辰墨朗 /周叶/V家叶 @虚无之夏—偶尔改个名字嘛 /韩叶  @低压被 


插图画手: @酒酿三米香


排版: @洛北天清° 


宣图: @洛北天清° 


封面:   @绿骨大青 


字数:12W


页数:264P


售价:58元


 


预售时间:5.29  20:00 —6.19 20:00

是这样啦,突然诈尸,希望大家会喜欢w这次算是一次很大的突破呢,之前没怎么写过西幻,实在是有点难度hhhhh也是一次字数突破吧,第一次单篇达到两万,各方面都算是一种进步?还是希望大家会喜欢吧嘿嘿

虚无之夏—偶尔改个名字嘛:

                     ——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黄金的钥匙,白银的月亮?——
  
   
  
  
  
  

                      ——我要享用了——

                   ——现在,立刻,马上——
         
  
 
    
     
  
  这是一条有缘人才能看到的宣!

  本来是三言组织了后来机缘巧合我接了ww

  请大家多多支持!

  最后!愚人节快乐!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啦!

以下正式内容:

本子为吸血鬼paro,本来要求是篇篇都是肉,后来我感觉对肾不好就改了。只有一部分是肉。

本子到时候还会增加部分内容,具体加什么这里就保密啦。

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一走看一看ww

祝自己生日快乐哎嘿嘿

希望16岁可以越来越好

感谢大家两年来的陪伴

希望未来,依旧能够携手同行

爱你们。

【肖叶】努力成为大阴阳师吧!

【肖叶】努力成为大阴阳师吧!

新年快乐!

梗,依旧,是,夏夏的。

是的不用怀疑我就是梗容量为零星人。

嘻嘻嘻。

我对于日本传说啊百鬼夜行啊都不是很了解……而且又是同人带入,所以可以当作架空来看??

就不用从中找逻辑了谢谢合作w

———————————————
1.
百鬼夜行。

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或者说行为?景象?

管他呢。

肖时钦并没有亲眼见过。

虽然大人们总是在说那有多可怕那有多危险,可他还是想亲眼看看。

但他母亲总是在入夜后就关门闭窗,严禁家人出去。

所以他只能偷偷的,偷偷的……

从围墙上翻出去。

……好痛!

2.
百鬼夜行有多壮观呢?

肖时钦曾做过无数种猜想。

可能是成群结队的妖怪,可能是四散开来的恶鬼。

却从未想过会是眼前这幅光景。

“叶修!把我的糖葫芦还给我!我好不容易从一个小孩那骗来的!”

“还好不容易,从人家小孩手里抢吃的你光荣啊张佳乐。”名为叶修的男人一面嫌弃的看着同伴,一面飞快的吃光了糖葫芦。

男人?大概吧。看他身后的大翅膀,也可能是大天狗。

传说里,很厉害的角色呢。

嗯,逻辑一丝不苟严丝合缝。

………

但……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肖时钦面无表情扒拉着围墙,准备往回爬。

“哟,哪来的小孩?”奈何总有眼尖的存在。

“哎,人类不是都回家了吗?”

“对啊,这是偷溜出来的?”

“嘿嘿嘿,鲜嫩的小娃娃哟~快让姐姐亲一口~”

“哇老妖婆你快走开啦没看到小孩要吓哭了吗!”

没见过世面的鬼怪们七嘴八舌。

我。并没有。吓哭。谢谢。

哼。

3.
“小家伙,从家里溜出来的?就这么跑出来,不怕被吃掉吗?我们可是很危险的哦~”叶修张牙舞爪地试图恐吓小孩。

肖时钦盯着他。

盯着他。

“哇———”

恐吓过头了!

4.
“别哭别哭…你说你怎么就哭了呢我又没说什么……”叶修手忙脚乱地哄。

旁边的苏沐秋投来一个鄙视的目光,把小孩子接过去抱着晃了晃,果然不哭了。

奶爸的权威,不容侵犯!

叶修接收到了他的目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好不容易遇上个人类,就是想逗逗嘛……

我容易么我!

5.
“所以,你们…嗝…都是妖怪?”肖时钦十分男子气概的擦着眼泪,用软软的童声质问道。

“严格来讲,是鬼怪。”叶修纠正。

“……妖怪。”

“鬼怪。”

“妖怪!”

“鬼……”

“都给我闭嘴!”苏沐秋忍无可忍。

好嘛,好凶的这个人。

一小孩一天狗达成共识。

苏沐秋:……:)

6.
“他是大天狗,那你是什么?”小孩拽着苏沐秋的衣服问道。

“我……”

“他是很厉害的角色哦!”苏沐秋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抢过了话头,一脸严肃的样子他都要以为自己是百鬼之王了。

“哦哦哦!”肖时钦十分期待。

“可男可女哦!”

“哦哦哦……?”

“妖媚惑人哦!”开始胡扯。

“???”

“叶修我去你大爷的来打一架吧!”

“还超级小心眼的。”叶修坚强的在被苏沐秋拖出屋外之前再持续性作死。

“……呵呵。”

信你才有鬼。

7.
“不好意思,刚刚他脑子突然就消失了,那些话你就当没听过好了。”大约十分钟后,苏沐秋回到房间,面带微笑的解释。

“嗯嗯。”不用勉强去笑的我看到你嘴角的淤青了。

“好吧,他其实就是只狐狸而已。”随后进来的叶修补了一句。

“嗯嗯嗯。”天哪竟然毫发无伤果然还是你更厉害吗!

苏沐秋明显是注意到了肖时钦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然后十分凶狠的对着叶修呲牙咧嘴的做鬼脸,却难掩目光中的温柔。

……等等我好像知道什么了。

害怕!

8.
“妖狐吗?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你什么时候会变成女孩子什么时候会变成男孩子呢?”

“唔……这个其实是可控的啊,比如……”苏沐秋话音未落,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不到两秒,又突然出现。

穿着女装。

???????

“唉,这是人类呀?”苏沐橙好奇的盯着肖时钦看。

“是啊,今天在街上捡到的。”叶修答。

“哇,真可爱。白白嫩嫩的。”苏沐橙伸手想把他抱起来。

却被一下躲开。

“你,你,变态!”

……哎?

9.
“啊……原来是两个人吗……”肖时钦故作轻松道。

是啊仔细看的话眉眼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苏沐秋更加清俊,而苏沐橙则偏向于温婉。

是啊,就是这样嘛,哈哈,哈哈哈。

……丢死人了!

叶修好笑的看着小孩丰富的表情,白嫩嫩的孩子还没有经历过这世界的残酷,总是把一切都写在脸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人很难不喜欢。

“是啊,”叶修把小孩抱起来,塞进被窝里。

而又一次变身的苏沐秋则十分细心的准备了个小奶壶放在肖时钦旁边。

“百鬼夜行期间是回不去家里的。阴阳师都在上面施了法术,等到明天天亮了,再把你送回去。”叶修打着哈欠在床的另一边躺下。

“嗯……”

送走了苏沐秋后,叶修把烛灯熄灭,房内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徒留外面的百鬼吵闹声响。

很奇怪,明明在家里的话,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可能也跟那个什么阴阳师法术有关吧?

小孩想着想着,困意袭来,就有些昏昏沉沉。

“谢谢你。”临睡前的最后一刻,清浅的童音想起。

叶修没有回应,仿佛早已经睡熟了一般。

小孩有些失落的翻了个身。

黑暗中看不到叶修微微勾起的唇角。

10.
天亮之后,他们果然就把他送回了家。

在他父母还没起来的时候。

然后肖时钦目送着他们又一次热热闹闹的离去,那些人,不,那些鬼怪总是最喜欢围绕在叶修身边。

他仿佛是天生的发光体,在哪里都能引导一切。

只是这一次,再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仿佛窗里窗外,就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天色渐渐大亮。

母亲起床准备早餐,父亲在院子里洗漱。

一切都如往常。

仿佛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个梦境一般,现在,梦醒了。

肖时钦突然就没来由的难过,握紧了拳头,才感受到手中的异样。

小小的手心,躺着一枚古朴的木牌,上面刻着一个字——

修。

“叶修……叶修……”肖时钦紧紧握着木牌,仿佛生怕它会突然消失一样。

尚且年幼的他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只知道,这东西对他很重要,十分重要。

这是他真实经历过那一切的凭证,这是那个人,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所以很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被一个小孩当作定情信物的木牌:???

11.
“哎哟,你怎么又来了啊。”张佳乐满脸不高兴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每次来都要霸占着叶修很久而且还来的那么频繁!

岂可修。

肖时钦才不管他高不高兴,递给他一串糖葫芦后就就十分自然的往里走。

“叶修!”少年的嗓音是这个年纪特有的清亮。

“哟,来了啊。”正被苏沐橙拉住试衣服的叶修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拉着他就往屋外走。“走走走我带你去看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东西,是不是特别想看啊?是吧是吧。”

“啊?嗯……”肖时钦歉意的回头朝苏沐橙笑笑,苏沐橙也早已习惯了叶修这个样子,挥挥手就回去坐着了。

“今天来得很早啊?”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叶修停了下来,随手拔了根草叶叼在嘴里,也不知是在过什么瘾。

“嗯……想来看看你。”

闻言,叶修似乎是笑了声,阳光穿过树林掩映而下,斑驳的映在他的脸上。

“肖时钦,你知道那些人类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疯子,天谴,不祥之人。”

“就连你的父母都无法理解你吧?”

“一个人类,竟然和鬼怪为伍,滑天下之大稽。”

“值得吗?”

值得吗?

这不是叶修第一次和他说这种话。

往常肖时钦也无甚在意,只是今日出门前正与父母吵了一架,或者说是单方面被训斥了一顿。

所说的话语也无非就是叶修说的那些。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心境不同的缘故,肖时钦竟觉得此刻的叶修,说出这番话的叶修,有些悲伤。

12.
有些话,就真的无法说出口吗?

13.
那日肖时钦最终也没能给叶修一个明确的回答。

两人沉默了许久,叶修也等了许久。

最终轻笑一声,别开了这个有些压抑的话题。

肖时钦不知道自己的犹疑会不会让叶修也很失望。

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叶修。

那个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十分破落的荒村,只有一直往里走,得到鬼怪们的允许,才会开启结界,进入另一个世界。

而现在,不知是他们不愿意见他,还是他们已经彻底离开了这个地方,肖时钦再也没有进入过结界内。

另一个世界吗……原来从始至终,都是全然不同的世界啊。

向来殊途,又怎会同归。

14.
肖时钦终于回到正道了。

肖家父母很欣慰。

现在读书,未来谋个公事或者回家耕种,这才是普通人,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

一切都应如此。

肖时钦自己也很清楚。

只有当午夜梦回,一次次的失眠苦痛,只有用力握紧那块木牌才能求得一息安宁之时,他清楚地知道。

一切都没有变,他根本忘不掉。

一点都……忘不掉。

15.
再遇上你的那一刻,我就回不去了。

16.
“先生,有人来了。”

“请。”

“肖先生,京都里的结界力度越来越弱,恶鬼侵袭事件也偶有发生,恐要生变啊。”来人行了个礼,神色有些慌张,但在看到肖时钦的那一刻又平复了下来。

显然十分敬重对方。

“哦?京都本不归我管辖,以前负责的人呢?”

“回先生,是大天狗大人。”

砰。

竹杯落在木案上,发出一声轻响。

“先生?”来人疑惑。

“哦……没什么。那他现在……去哪了?”

“没去哪,只是受了伤在修养,所以结界力度有些减弱,那结界已是古老,但大天狗大人此时却又无力制造新的,只能靠拜托您了,毕竟都说您是这一代最为出色的阴阳师。”来人小心观察着肖时钦的神色,希望马屁没有拍到马腿上。

肖时钦只是笑了笑,并未回话,盯着倒在木案上的茶杯出了神。

自己因他而走进这个世界,一切都已然是定局,既然下定了决心走这条路,就定然不会让他像当年一样轻易离开,带走所有。

所有自己珍视的东西,回忆,和他。

“肖,肖先生?”来人看他神色近乎漠然,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

“好,我接下了。”肖时钦回过神,轻轻将茶杯拿起来,立在木案上,发出一声脆响,看向来人,微笑道。

17.

“大天狗大人怎么受的伤?”待来人走后,肖时钦问道。

“是前些日子,京都突然有大量恶鬼作祟,大天狗大人与之对战时受了重伤,现仍在疗养。”属下毕恭毕敬道。

“大量恶鬼?看来这一趟,还真是非走不可了。准备东西,明日出发。”

“是!”

18.
这一晚肖时钦迟迟无法入眠。

在成为阴阳师之后已经很少有这种状况了。

往往都是累的不行,无心思及其他。

只是今晚……肖时钦拿出枕下的木牌,借着悠悠的月光勾勒它的轮廓。

叶修……叶修……

我好想你。

这一次,我不会再迟疑,你也一定,要再给我一次机会。

19.
“京都情况竟已经如此严重了?”来到京都后,肖时钦是着实有些讶异。

黑云笼罩大地,明明是晌午时分,却如同深夜般死气沉沉。

如果结界已经如此脆弱不堪,那他的伤,到底有多重?

“速去叶宅。”

“是。”

20.
叶修的确受伤不轻。

结界本就时隔多年需要更换,曾经的老仇家又挑准这个时候准备来一次致命一击。

虽说他实力强悍保住了性命,却也几乎是遍体鳞伤。

他也知道自己这种情况不可能制造新的结界,必定会有其他阴阳师来维护京都的平安,只是没想到会是他。

那个曾经,自己差一点,就真的动心的少年。

21.
“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不起,我曾经的犹豫不决。
“对不起,我爱你。”

22.
“哎你听说了吗?叶宅今晚有喜事!”

“什么喜事?叶大人生辰到了?”

“什么呀,听说是要庆祝乔迁之喜什么的,摆了好长的筵席呢。”

“乔迁之喜?叶大人要搬家了?”

“不是,好像是最近来的肖大人,要住到叶大人家里去呢。”

“哦哦哦我知道,最近总是对咱们叶大人形影不离的…”

“嗨,不就是客人嘛,这有什么可喜的,叶大人可真奇怪。”

“就是啊……”

23.
乔迁之喜。

喜结连理。


END

乔迁之喜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吧嘿嘿,就算是另一种形式上的婚礼啦。

少年时的小事情还不够成熟,也不够勇敢,他考虑很多,却漏算了自己的心,所以他选择了退缩,叶修选择了离开。

再离开之后才幡然醒悟,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所以才会成为一名阴阳师,这个和叶修距离最近的职业。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惧怕风言风语,只知道,他喜欢他,仅此而已。



迟到的狗粮请签收

我靠我整个人炸成烟花。

这个人,她怎么这么好啊??嗯???

爱死她了。

无以言表,想现在就买机票冲到她家门口给她一个超大的亲亲。

这是我们一起迎来的第一个新年,往后还会有很多很多个,只要你不后退,我就会握着你的手一直向前,再也不放开的那种。@白衍兮 

送给墨汐小姐的小礼物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可能是性格使然,我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绪,也很害怕,如果我把一颗真心交出去会不会终究还是换来一个痛苦的结局,所以最开始时我总是遮遮掩掩,也因为各种原因做不到全然真诚。

但一天一天的累积,一点一滴的温暖,都在慢慢溶解着我那层可笑的铠甲,我一直都知道你有多好,也想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怎么可能选择放弃呢,在我一次又一次受伤脆弱的时候下意识的打开和你的对话框,就已经深深的陷进去了,无法自拔,心甘情愿。

我文笔太差,写不出心中所念的分毫,只能一遍遍的重复着,我喜欢你。

我爱你。

想要和你见面,想要跨越千山万水去找你,想要一生一世不分离,这种听上去十分理想化的感情,就是我心中所想,所求,所愿。

曾经和你说过,你是我唯一的小火苗,因为我真的不善于此,但和你在一起之后,每天哪怕再忙也要在固定的时候登录,回复你的消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哪怕每天只是普通的问候,也足够温暖,让我每天都可以笑着告诉自己,看,有一个人是这样的在乎我,我也如此的在乎她。

我害怕失去,所以连得到的过程都吝于努力,却真正忘了,一步都不敢迈出去才是最可悲的。

而你,用温柔牵引着我,放下一切防备,义无反顾,随你去任何地方。

去远方,去天堂。

只要你在,就是最美好的时光。

白衍兮:


@墨汐


2018.1.14


喜欢你的那段时间,就算是冬天的雪花凛凛,也抵挡不住那颗炙热的心脏。我知道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很自私。自私到想把你悄悄藏起来,藏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无时无刻都宠着你。让你变得恃宠而骄,变得依赖我,就不会又人再抢走你了。


我们成为cp已经大半年了,我很感谢在这个世界里遇见你。


还记得6.20日那一天,群里乱哄哄的,亲友们止不住的想把我往出嫁,说着要给我举行一个相亲大会,我笑着说好啊,那是我第一次想试试有个cp的感觉。你就如同曙光般照进我的眼中,那一句“我们组个cp吧”让我高兴到整夜失眠。我从未那样喜悦过,兴奋过,怀揣着对拥有cp的期待,我整整一个晚上都未曾入眠。


恨不得向所有人宣布,你看,这个人是我老婆。


我还记得组cp后的几天,我将我组cp的事情告诉三次的闺蜜,一直在她耳边提着你的名字,说到她一见我便说“知道你老婆是墨汐”。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想,我要怎么才能做一个好的cp呢?我很怕和别人聊天,因为很怕接触,因为很怕被讨厌,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和你讲话才会不让你反感,才会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话废。


时间就这样过去,成为cp后的第三天,我走在操场上,看着和闺蜜的火苗,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便借着续火苗的名义跑去私聊你的小窗,当时真是忐忑极了,很怕你拒绝我,删删改改了好几次对话框,想了许久才发出那一句“我们来续小火苗吧”。那是我第一次和你真正聊天,看到手机那边的你发来的信息,整个世界的乌云仿佛都被驱散了。我当时就在想,这么好的一个人,被我遇到了真是三生有幸。


事实证明,我真的是个话废,不知道聊什么,不知道怎么找话题,只能给你发着那千篇一律的早安,让你知道我还存在着。


有时候,我真的很嫉妒你身边的人,她们可以和你分享许多快乐。我想到过,在你难过的时候,可能会和她们讲很多,她们会安慰你,会鼓励你。而我……甚至可能连一个聆听者的资格都没有达到。如同从天堂坠入地狱般的难受,但却还是笑着告诉自己,没事,她需要的你时候,你在身边就好了。


可是啊,我真的很想告诉你,只要你愿意,我会永远陪着你,宠你,爱你,将你所有的悲伤化成快乐。


我也想和你交换电话,听着铃声响起,电话那头的你用真实的、动人的声音同我讲话,告诉我你遇到的好笑的事,又或者是让你委屈的事。和你许下约定,在某一年的某一天,去你的城市找你,和你一起逛街,一起吃东西,一起拍照。在每个重要的节日里,用自己攒下的钱给你买许多你喜欢的东西,在你的世界里尽力留下我存在过的证明。


你喜欢听歌,我就为你学你喜欢的歌。你喜欢听故事,我就为你背下所有美好的童话。你喜欢看诗,我就为你写下关于你的一切。等到一年又一年,从那一个精致的、被放在最隐匿地方的盒子中取出我对你的所有回忆。


我不是一个习惯写日记的人,可我却总想将你的一切记录下来。大抵是不想忘记你的一切,便想把你的一切都留存下来。


不知道那只紫色小马被你放在哪里呢,那是我二零一七年七月份去美国时所买下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看到它的时候,突然就很想为你买下来。大概是那种感觉让我觉得,真的很适合你吧。我藏了点私心,为自己也买了一只小马项链,一模一样的。


回国之后,我便小心翼翼的去找你,要到你的地址后便立刻要去寄件。那是我第一次寄件,也是我第一次买礼物送给网上认识的人。我找了许多首饰盒,发现一个前不久在网上买下的小皇冠,便选了一款将它放入盒中。请原谅我将标签摘下,因为它实在太大了,无法塞入那个小小的首饰盒。就如同我的心一样,无法轻易塞入那小小的信件中,递送到你的手中。


这段文字,我用了三天才完成。在每天的深夜里,听着那些略带伤感的歌曲,在备忘录里打下我想对你说的话。我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并不够好。或许在某个时间,我们的关系会走到尽头,就和碎裂的镜片一般,无法愈合道道裂痕。不得不说,我很害怕这一天的到来,怕你突然的消失,如同泡沫消失于深海。也更害怕你有了真正的爱人便不要我了。


细细想了许多遍,终于说服了那个胆小的自己。只要你是幸福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这是我们所共同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希望接下来的第二个、第三个、第三个……第无数个新年里,都有你在。


新年快乐,老婆。


新年快乐,墨汐。



2018.1.16


今天的我又打开了备忘录,突然就很想写下这些话。


笨蛋,身体不好还喜欢到处乱跑的你,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从2017年到2018年,你似乎病倒了很多次,我记得有一次严重到某个傻子发烧到头脑不清醒,拖着病体爬起来还不忘给我回消息。当时知道之后真的难受疯了,所以才说你是真的傻。


哮喘也是,胃病也是,感觉你的身边就只剩下中药了。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本来就瘦瘦的,抵抗力也不好,一下就病倒了以后会更麻烦的。


还有,以后冬天不许吃冰!听到没有啊,笨蛋。吃坏了难受的是自己啊。




2018.2.14


情人节到了,不知道我的小可爱要准备怎么过节。


说再多抵不过一句我爱你。


可我爱你似乎已经说了很多遍,如果你嫌多就不好了。


纵使两地相望,希望我的心意能传递到你的手中。


期待着见你的那一天,也期待着你见我的那一天。


情人节快乐,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