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鬼故事】眼

【鬼故事】眼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不分青红皂白的网络暴力者。
注:文中所有过激言语,均来源于网络真实言论,若引起不适,十分抱歉。




















“变/态同性恋赶紧去死,老天给他几把不用非得去做搅屎棍,恶心的艾滋病根源!”

“傻\逼腐女有病吗?一天到晚跪舔变态同性恋,一个个都是欠cao的货色!”

“恶心的整容怪赶紧去死!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呵呵,我就笑看中华女犬乱咬人不说话。”

“抄袭你/妈啊抄袭,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不如好好干活,没看你站/街都没人理了吗?”

李凯一边吸溜着泡面一边搜索着大小话题评论,看着那些变态被自己骂得说不出话的样子就爽的不行,翘着脚洋洋得意的继续编辑,嘴里还时不时跟着骂上几句,一脸嫌恶鄙视的看着那些回复他的人,一边又因为自己的文采斐然得意不已。

“人在做天在看!你这么肆无忌惮的侮辱诅咒别人,迟早会遭报应的!”李凯正打字骂着一个cosplay的女生,却突然收到原博主回复,随意看了眼后就无聊的关掉。这种弱智儿童一般的话他一天不知道要听到多少遍,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活下来的。他抠了抠脚趾又挠了挠耳朵,继续编辑道:“人在做天在看,那就是说你被我cao的时候也被看见咯?呵呵。”

正打着字发泄,房门突然被敲响。李凯吓了一跳,手边的泡面盒一下子被打翻,剩下的汤水撒了一键盘。

“操!”李凯吼了一声,绕过房间里杂乱堆放着的脏衣服臭袜子,不耐烦的打开门,门口的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嚷嚷开来:“死老太婆你干嘛?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打扰我?做饭了没?没钱买菜就去洗衣服去站街啊!cao。真他/妈扫兴。”说完又“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不顾门口的老妪的满脸泪痕和紧张神色。

“吗/的死老太婆一天到晚不知道活着干嘛。”李凯回到电脑旁,一边擦着键盘一边仍愤愤不平的骂着。

电脑传来了回复,李凯看了眼那兀自说着人在做天在看的博主,骂了声臭/婊/子就没再理会,心疼的看着自己二手店里买来的键盘,暗自又在心里诅咒了母亲几十遍。


又是一天的忙碌——忙着骂人。庞大的工作量终于在凌晨三点结束,想着明天就是周一又要因为各种原因被老板骂,李凯烦躁的拿着毛巾准备擦把脸就睡觉,胡乱在脸上蹭着却突然觉得一疼,伸手找了找摸到一个小鼓包,他以为又长了个“青春痘”也没管,又骂了几声故意着重擦了擦那里,呲牙咧嘴的伴着疼痛进入了梦乡。

精神疲惫了一整天几乎是沾枕即眠,李凯却很确定自己现在是清醒的,哪怕他站在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cao,这tm哪儿啊?”李凯烦躁的踢了下脚边的石子,看着四周空旷无比的平地,干脆边踢边漫无目的地瞎转悠。

就那么走着也没管周围的环境有没有变化,只是这一次脚下再一个用力,石子咕噜噜的滚了出去,然后,掉了下去。

李凯陡然一惊,猛地抬头才发现,周围那还是什么平地,只剩下面前深不见底的深渊。

黑洞洞的,宛如一双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李凯被自己的幻想吓了一跳,他听着石子咕噜噜的往下滚,那声音一直在继续,一直,都没有让人心安的落地声响,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李凯吞了下口水,跌坐在地上,虽然面前只是一个深渊,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事物存在,他却仿佛感受到了危及生命的威胁,恐惧的往后退去,刚退几步手掌就碰触到一个坚硬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发现是颗石子,他仔细看了几眼却觉得有些奇怪,仿佛十分熟悉一般,这时候他才觉出不对,猛然回头,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是他自己。

一双黑洞洞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李凯惊恐的大叫,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看向另一个自己的脚下,没有影子。

而自己……也没有。

“啊————!!”李凯浑身大汗的惊醒,看了眼时间不过早上六点,他却再也睡不着了。

呆滞的从床上坐起,李凯伸出手,就着清晨微弱的阳光看去,漆黑的影子仿佛定心丸一般,他定了定神,起身洗漱穿衣,从一堆脏乱不堪的衣物里找出几件味道不算太大的套上,刮掉不过一个周末就疯长的胡子,把自己打扮的像个不称职的衣冠禽兽。满意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扯出一个自以为帅气的笑容,没跟母亲打声招呼就“砰”的关上了家门。

自己家的老房子离公司很远,虽然干的是新闻编辑,其实不过就是个到处搜罗一些不知道谁编的小道消息整理一下然后发布到网络上,偶尔运气不错的话也能上个不出名的报刊。

往常自己常常因为迟到被老板责骂,虽然表面上装的跟孙子似的赔礼道歉,暗地里却不知诅咒了老板多少次。

料想这次一定不会再被骂,李凯这么想着心情不错的踏上了地铁。地铁里人不少,更多的是学生。李凯看着青春靓丽的孩子们,心里想着却是各种污秽不堪的龌龊想法。偶尔有几个结伴而行的漂亮女孩,李凯更是会嘀咕几句穿这么少就是欠cao一类的话语。

好不容易到了公司,自己的确是最早到的,洋洋得意的忽略了不计其数的迟到次数,李凯先走到自己座位上把挎包放好,随后蹑手蹑脚的走进老板的办公室,直接坐在了老板椅上,颇有些享受的把双脚跷在桌子上还来回一晃一晃,就在他准备打开电脑窥探一二时,门口却传来脚步的声音。李凯手忙脚乱的一下子跳下来,却连带着一堆文件一起撒了下来。暗骂一声连忙蹲下来收拾,却终究无法控制门口人的行走速度。

毫无疑问自然是一顿臭骂,李凯好一番卑躬屈膝却依然保不住这个月的奖金,气的回座位后把椅子狠狠踹翻。其实他本来是想砸电脑,但想到那卖了自己都赔不起的价钱后只得作罢。

好不容易捱到午饭时分,他第一个起身就想去食堂,却被身旁同事一把拉住,惊恐地看着他惊叫道:“李凯你这脸怎么回事啊?这什么玩意啊长这么恶心!?”李凯下意识就想破口大骂,却在对方真实无比的惊恐中没了声音,一个女同事好心的把小镜子递给他,他赶紧往脸上照去,随后一个诡异的东西映入眼帘。

那是一只眼。

一只长在他左脸颊上的,整张脸的第三只眼。

李凯不顾女同事愤怒惊恐的目光一把把镜子扔了出去,左手颤抖的抚上脸颊,感受着那个本不该出现的东西真实的触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或者这玩意长在额头中间还能有个低配二郎神的笑点,但长在脸颊上就只剩下了畸形的诡异感。

李凯疯狂的跑出办公室,一路狂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只是一味的想要奔跑,以逃避那些伤人的目光和言论。

“哎你看那不是销售部那谁嘛…卧槽好恶心啊他那脸,平时拽的二五八万的给谁看啊,呸。”

“哎呀你不懂,他这种活在污泥里的人,不就只能靠骂人吵架刷存在感嘛,听说他今天把他顶头上司给惹了,被炒了吧?还长了这么个恶心玩意,呵呵,可能是赶着去跳楼呢?”

“……”

“……”

都闭嘴都闭嘴你们都他妈给我闭嘴啊!!!

李凯停了下来。

他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他擦肩而过,无一不露出了嫌恶的表情,下意识地远离他。仿佛它是一个肮脏的臭虫。

李凯从16岁就开始沉迷于网络暴力的快感,反正隔着网线,他就算骂的再难听,那些人又能把他怎么着?于是他的语言逐渐升级,只要在学校在社会里受了气,他就一定会通过网络发泄出去。

他只知谩骂,只知诅咒,却从未想过,自己平日里的行径,才是会被欺负的真正原因。

老师的失望,同学的厌恶,上司的苛责,同事的嘲弄。

甚至就连家中老母亲的慈祥,在他眼中都变成了懦弱。

都去死啊——!

李凯脑海里疯狂的诅咒着,表面上却又镇定了下来,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回家去。

照例嗬骂了一顿母亲,李凯心里好受了些,不理会母亲指着他的脸惊恐的神色,李凯一把把房门关上,冲进厕所照镜子,心底里期望那恶心的眼睛已经没了,或许之前都只是一场梦。

但没有。

它还在。

李凯摸了摸那颗眼睛,甚至狠狠掐了一下,一边谩骂着一边疯狂的往外拔企图把这多余的东西弄掉。却最终除了钻心的疼痛,就是满脸的鲜血淋漓。

就像一个怪物。

李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就笑了出来。

怪物。我是一个怪物。

脸,脖颈,胸膛,四肢,甚至脚腕。

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着,生长着。

李凯愣愣地看着这一幕,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我完了,他想。

哭到精疲力竭,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感受不到眼泪蜿蜒过的路线,他跌倒在地上,逐渐昏睡过去。

梦里,他又见到了那个深渊。

不同的是,他这次毫无退路,甚至不能回头。

他静静凝视着眼前的深渊,漆黑可怖,宛如一只长大了的嘴随时会把他吞吃下肚;亦宛如……一只望着他的眼。

无法回头,无路可退,唯有前进。

李凯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在梦中也依旧和现实一样,布满了眼,每一只都望着他,眼中充满了愤恨,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开一场批斗大会,每一只眼,都是自己曾经伤害过的人。

无比真实。

抑或许,这本不是一个梦,是他的归途。

他最后一次,深深的,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深渊。

他跳了下去。


END

This is what you deserve, scum.
多行不义必自毙。
不断膨胀的气球,最终的下场只有一个——爆炸。
或许我的描述有夸张,但这的确就是我心中,每一个不问缘由就肆意伤害别人的人应得的下场。最后的眼泪,是他对于自己这一生所犯下的过错的忏悔,这是我自己的理解。
其实写到最后,已经不再是一个我可以掌控的故事,我仅仅是一个记录者,记录每一个心有悔意却无可挽回的人,他们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主人。
无可否认,这是一个充满黑暗色彩的故事,希望不要影响到读完这篇故事的你,毕竟无论再真实,在这里,他也仅仅是一个故事而已。

【鬼故事】双生

【鬼故事】双生


“你怎么坐在这里呀。”小男孩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父母不要我了。”对面椅子上的小孩子抽抽嗒嗒。

“这么惨呀……那,那我照顾你好不好?我不会不要你的!”小男孩拍着胸脯保证。

“真的?”小孩子十分惊喜,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小男孩,身体却似乎被椅子禁锢,只徒劳的双手大开,男孩赶紧凑上去让小孩如愿以偿。“那就说定了,你绝对不能不要我,哥哥。”

房间另一头的男女忧心忡忡的看着这边,小男孩对着空荡荡的椅子不住的说着什么。

“老公…小嘉他,不会真的…”女人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小孩子胡闹罢了。”男人答话,却不知是在回答她的问题,还是在自说自话。

但这种情况却始终没有好转,从四岁到七岁,三年间小男孩几乎每天都会和那把椅子说话。且对那椅子保护的极好,偏生那椅子是在门边上,想要挪动却无法,仿佛长在了那里一般。

看着孩子每天疯疯癫癫的,女人到底还是忍不住,一日开门的时候就故意撞了那椅子一下,并不用力,声音却不小。

男孩一见到就疯了一般冲过来,呈怀抱装死死护住椅子,又或者是……椅子上的人。

女人终于崩溃了,看着孩子在那里安慰空气,忍不住的把孩子拉过来,又是哭又是嚎,直说是报应。

男孩挣脱无法,只能对着那空气道:“弟弟你等一下,等一下。”

女人一下子愣住,把男孩的脸扭过来,呆楞的问:“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弟弟?!”

“哎呀妈妈你快放开我,弟弟就是弟弟呀!”

女人仿佛脱力一般瘫倒在地上,一遍遍的重复着对不起,最后竟是笑了出来,尖锐的笑声让人耳朵发疼。

男孩紧紧抱住椅子,防备的看着妈妈,生怕她再伤害弟弟。

男人一回家就看到这场面,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一脚踢翻了椅子又抓住儿子的胳膊让他远离那把椅子。

男孩疯了般挣脱,竟真的成功了,连忙去把椅子扶正,却发现椅子倒下的地方竟慢慢渗出鲜血。

“弟弟!弟弟!”男孩顿时呆住了,看着椅子上鲜血淋漓的小孩,不知该作何反应。

男女此时也已经呆住,愣愣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男孩痛哭哀嚎,看着鲜血铺满地面,看着……自己的嘴巴鼻子耳朵双眼,流出血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年后。

少年走在路上,周身气宇轩昂,眉头却紧皱,仿若散不去的忧愁。

小区里有认识他的,在背后小声嘀咕。“这孩子,命惨!父母都是疯子,打死了老二之后还当没发生过,这不,报应很快就去了,只可怜这孩子从小就丧父丧母丧弟啊……”

“那人家也是个聪明苗子,年纪轻轻就能考上大学!不比咱们强多了。”有人酸道。

“唉唉……”叹息声久久不断。

少年听得清楚,却没说什么,只是默默握紧了双手,眉头皱的更紧,却又突然放松抚平,之前抿的死紧的嘴角慢慢咧开,定格成一个仿若孩童般天真的笑容。

“嘻嘻……哈哈哈……哥哥,你说过,永远都不会不要我的,哈哈哈哈哈哈……”



END


【鬼故事】皮影

【鬼故事】皮影

东街口有家皮影戏院,原先也只是个中年男子背着小箱子四处走走演演,慢慢的名声大了,竟也像模像样的弄了个戏园子,还招了个徒弟。

如今中年男子变成了白发老头子,不知从哪里拣来的小徒弟长成了青葱少年,再加上根骨奇佳,名声却是要比他这个师傅还大了。老头子倒也很乐意,原先不过一个糊口的手艺,如今看来竟有传承的意思,自然是喜不自胜。

少年的皮影戏几乎成了那个小城的特色,街头巷尾都口口相传,说从未见过那般真实的皮影。

老头子听了有几分好奇,故意上前嗤道:“左右不过是个皮影,用胶条粘个纸片罢了,还能真到哪儿去?”

周围几个老百姓果然被激了,半真半假道:“嘁!你定是没瞧过我们张老板的戏,那皮影啊真真儿的!一眼过去那就是个小人儿啊!”

老头子心下有几分别扭,都说师傅教徒弟处处留三分,他就算是个糊口手艺早年间也是红红火火的,却从未听过这般夸赞,暗自嗤道,那小子就算是再有才又能怎样,左右还不是个傻子!

这说法有些过分,却也不无实情,这少年着实不甚聪慧,唯有这耍皮影的手艺最是高超。平日里下了那戏台便会疯疯癫癫的,做什么都要抱着皮影不撒手,夜里还总是一阵阵的傻笑,别说对着皮影讲话,就是真亲上去都不是没有过。对个皮影跟自己孩子似的,老头子见到心下也总有几分凉意。

这厢胡思乱想着,已经进了院子,抬眼一望就见那少年端坐在竹椅上,抱着个皮影唠唠叨叨。

若是平日里老头子也就看看就罢,今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不敢细想,心底里觉得那答案会让人便体生寒。

趁着徒弟没瞧见自己,就赶紧往院子深处走去,待老头子走后,那少年便幽幽抬起头来,看着老人离去的方向露出个诡异笑容。

复又低头看着皮影,轻声道:“呐。我们要有新朋友了哦。”也不管那皮影能不能回答,只一味的摇晃,仿佛得到新玩具的孩子,嘴角始终擒着笑。

老头子再次睁眼已经到了深夜,知道自己竟一觉睡到现在有几分惊奇,正准备起夜解决一下某处的胀痛,却又听了另一边厢房少年的笑声。

以往只觉得少年又在发傻,今日却觉得阴风阵阵,只想赶快尿完赶快回房,生怕晚了一步就会被精怪捉去。

路过少年房间时腿脚却不受控的停了下来,听着屋里少年的笑声,只想推开门看看这死崽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一股诡异的力量控制着他,缓缓靠近那房门,双手附上,正在此时老头子却突然清醒过来,直接的脑仁子发疼,少年的笑声仿佛越发尖锐。

不,不行,不能打开,绝对不能!

但……已经晚了。

房门被推开,少年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只皮影。

一只……淌着血的皮影。

皮影还在几哇乱叫着,少年皱了皱眉,一个用力把皮影下巴拽断,鲜血喷涌而出。满意的看着老头子惊恐万分的神情,又喊了一遍,“师傅。”

老头子只觉得房门一被打开满屋子的血腥气和尸臭味扑面而来,想要疯狂的尖叫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师傅。”少年的双手攀上老人的脖颈,嘻嘻笑道,“他们会喜欢你的。”

谁?谁们?!老头子只觉得惊恐,只剩下惊恐。生命一点一滴点流逝,再睁开眼时已经成了一只孤魂野鬼,望着四周和他一样漂浮着的,各式各样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终于抑制不住呐喊了出来,只可惜,已经没人能听到了。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皮影戏~新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尖锐的笑声和周围的鬼哭狼嚎混在一起,竟是诡异的和谐。



“张老板!今日咱们演哪出啊!”台下有客人兴奋的问道。

“今日…咱们演一出新戏。”少年微微笑着,声音却异样的低沉:“咱们演…皮影人之死。”


END

因为我也不确定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就通通归到鬼故事里了,今天会有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