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韩叶】宁安

【韩叶】宁安

听一拜天地,哭得不能自己。

头磕下,终做了一世夫妻。

突然就很想个类似风格的,当然实际上和那个一点都不像。

眼熟的将军x戏子paro,希望能给大家不一样的感觉。

满心想写be,怕被打,最后还是he。

发现我的单cp永远没几个人看,大概我是真的不适合写单cp(明明是因为单cp都虐)不过有时候还是很想试一试的,大家看个乐就好。

(我日更了,我居然日更了,夸我谢谢)

OOC,OOC,OOC。

那么开始


“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婉转哀愁,泠泠似水,台上人置身戏外,台下人沉湎戏中。

一曲终了,掌声如雷。

“叶老板,当真绝色!”一位富绅挺着肚子笑赞道。

“过誉了。”台上人做了个辑,表情淡漠,却在戏妆的掩盖下依旧勾魂夺魄。

一双眸子眼波流转,一颦一笑皆是故事。上台就入戏,开口便如戏,曲终即出戏,梨园的叶老板几乎人尽皆知,的确当得起一声绝色。

叶修行过礼后不顾看客们的殷殷请求,便自行下了台。梨园叶老板,一晚仅一曲,这是规矩。

这规矩也着实刻薄,被不少人明里暗里的嘲弄过,不过一个戏子,真当自己是天下仅有的绝色了?就算是,也终究只是赏玩取乐之物,做不得真。

可尽管这规矩不受人待见,却也没人敢直言叫他破了这规矩。原因无他,人背后有人。还是在座各位谁都得罪不起的人。

韩大将军,韩文清。

他们越国手握兵权最多,势力最雄厚的将军。这明明是应该功高盖主被伺机弄死的主,却偏生越国当今国主懦弱无能,家国还需将军看惯着,自己倒是很满意于整日沉迷情色酒池肉林的日子,当真无能。

却也正因着他无能,韩文清的地位才会那么高,这皇上并非无子,只不过后宫染血三千,皇子死的死废的废,终究能成气候的一个都没有。倒是还有几个聪明秀气的公主,却都被这无能皇帝嫁去远方换取利益。

无能亦无情,这皇帝当了好几年却硬生生一个支持的朝臣都没有,举国上下不知多少百姓军臣等着他下马。而这时候,英勇善战守卫祖国河山的韩文清,地位自然空前的高,明面上一人之下,却没几个人真的觉得那皇帝能压在他头上。

但无论他有多出色,老臣们却依旧不待见,毕竟还是不想让一个外姓人如此猖狂仿佛皇位已然掌握,他们依旧期盼着能有哪个出人头地的皇子,依旧期盼着这无能皇帝改邪归正。江山社稷,终究要掌握在皇室手中,这是老臣们根深蒂固的想法,轻易变不得。

老臣反感新臣支持,这韩大将军在朝堂上的地位是万分尴尬。更重要的是,他本人并没有谋权窜位的念头。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一代武将,保家卫国。让他上战场厮杀可以,这当皇帝写文书下决策,他可是做不来。所以无论外界如何议论,他依旧上他的朝,听他的戏,练他的兵。此外无一理会。

当然,这做不得皇帝大概还有一个原因,韩将军,是个断袖。

虽说这越国国风开放,断袖算不得新鲜,但皇室不可无储,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更何况他对那三千后宫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更在乎这会不会影响到他的爱人,对他产生任何不利影响。

他的爱人,梨园名角,叶老板。

将军与戏子的故事话本里说说唱唱无数遍,最终能有个长相厮守好结果的没几个。

地位差异,身份差异,种种原因加在一块,世人就算见了,也不过道一声可惜。

可惜,不能圆满,可惜,终将分离。

不过这韩将军也是个人物,整整五载,硬是粘在叶老板身边没挪过窝。世人无不惊奇。

不过,更令人惊奇的,是叶老板没答应和他在一起。是的,五年,两人纠缠了整整五年,依旧没个定论。几乎已是成为了百姓们的饭后谈资。都说啊,这两人不是在玩追求,一天到晚见面就没个好气,这是有仇啊。

“叶老板,人到了。”小丫鬟轻声道。

“哼。”叶修哼笑了一声,哪怕鼻音,依旧缠绵。“让他等着,我要卸妆。”

“这……”小丫鬟急的不行,都是得罪不起的主。

“等着?可我已经来了。”冷冽男音传来,语气不善。

“来了也得等着。”小丫鬟已经吓的不行了,叶修却依旧摆弄着额角的花黄。

“你先下去吧。”韩文清向小丫鬟说。

“呵,你让她走干嘛?想干什么见不得人事啊?”婉转嗓音说出挑逗的话,真叫人骨头都酥了。

“干你。”韩文清走到叶修身旁,抓起他细白的手。“怎么还这么瘦。”他皱眉。这是一只极美的手,细滑白嫩,骨节分明,一看就是被主人小心保护着的,烛火暖融的光映在上面,美轮美奂。

“关你什么事?关心我啊?我可担不起。”叶修任他抓着,另一只手捻着发冠。

“这里倒是一样欠揍。”韩文清放开他的手,抚上嘴唇,掐了掐。

“我去,你属什么的?”叶修吃痛,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每次你这么看我,我就想,”韩文清凑近他耳边,“干死你。”

“说话文明点行不行啊?”叶修嫌弃。

“实话而已。”韩文清恢复了清冷样子,一脸正直严肃。

“啧啧啧,看看你这样子。谁家姑娘敢嫁给你?”叶修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不要姑娘,只要你。”韩文清眸色深沉。

“……”叶修没有答话,顿了顿扯开了话题,“你今天来干嘛?”

韩文清早就知道的,不会有回应,却还是低落了一瞬。叶修并不是不负责任抑或冷漠无情,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们相识十年,纠缠五年,叶修对他无论是友情还是交情,都不会成为爱情。

哪怕他百般追随,厚着脸皮贴在他身旁,两人之间的窗户纸捅破了无数次,依旧没一个准确的答案。

又或许,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只不过两个人都不想面对罢了。

“来看看你。”韩文清嗓音微哑,他们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了,最近战事频繁,他身为大将军不可能留在城中享平安喜乐,他只可能拼在最前线,保护他想守护的一切。

“……这次,还好么。”叶修直觉自己大概转移错了话题,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问下去。他最不喜那些厮杀的场面,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只有经历过,才知道那种血流成河的场景有多绝望,多无助。

他经历过的,叶修,曾经最出色的军师。浴血拼杀的前线,阴谋阳谋的计策,一副沙盘,决定此番战机。纸上谈兵,却也刀刀见血。他的计策,留下的永远是胜多于负。

这样的他,却在五年前负伤,彻底离开了那个他曾经付出一切的战场。

从万人敬仰的军师,到供人取乐的戏子,换了旁人是决计受不了的。叶修却是接受的坦然,每日起早开嗓练习,仿佛他本身就是干这个的。

于他而言,这两者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不过他想做,所以就做了。仅此而已。

“嗯,还不错,守住了。”韩文清点头,嘴上说着还不错,表情却依旧凝重。

守住了。这三字所代表的,是战场上绝对的劣势,被动。

原来他们大越,竟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吗。

叶修手执茶杯,一个不慎,茶杯应声碎裂,茶水洒落一地。

“你的手在抖。”韩文清上前一步,握紧叶修双手,“没事的,我们会赢的。”似承诺,也似自我打气。

我们会赢的。这是曾经,每次上战场前,韩文清都会和他说的一句话。

他一直相信着,只要他说,他们就一定会赢。

可是如今,皇帝无能,宫无皇储,国无君主。他们越国,真的还会赢吗?墙倒众人推,一块现成的肥肉,谁都想分一杯羹。

真正四面楚歌。

叶修很清楚,每每看到达官贵人们在歌红酒绿之处寻欢作乐,他很想一巴掌打醒他们,越国就要亡了!

越国……就要亡了?

“皇上呢。”

“他?终于知道着急了,整日上朝就是听他肆意辱骂,文官们不尽心,武将们不尽力。”韩文清冷笑。

“……”是这样啊。其实早就知道了,却还是听他亲口说出来,才仿佛醍醐灌顶。越国早就不一样了。自从先皇死去,越国,就已经走上了衰亡之路。

“我会保护你。”韩文清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呵…保护…何谈保护?韩文清,越国要亡了,对不对?你保护不了这个国,所以才说要保护我,对不对!”叶修情绪突然失控,狠狠推开他,自顾自的跑到角落里蹲下,不知在逃避什么。

“我不需要你保护。”良久,叶修才又出声。

“我知道,对不起。”韩文清罕见的笑了一下。

“韩文清,保护好你自己。”越国已经倒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我知道。”

“天色不早了,睡吧。”以往叶修肯定把他赶走,今次却是没有。

“好。”

月上树梢,微风习习。叶修吹灭了蜡烛,往被子里缩了缩。

“我知道的。”身后韩文清轻轻揽住他,呈环抱状。稍显粗糙的手指轻拍着叶修腹部。“你不想再经历这些,不想再看他们家破人亡,但是叶修,乱世,人人自危。我是将军,我会拼尽全力护住这个国,但当它气数已尽的时候,我也会选择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尽我全力护他平安。”韩文清的声音低沉,像是自言自语,叶修却听得清楚。

“嗯。”叶修又往被子里缩了缩,更靠近身后的温暖躯体。“活着回来。”

喂,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只要,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心中有一个小人这么喊着,叶修却终究没能说出口。

有些话不说,彼此也清楚。

次日一早,韩文清就接到军部急报离开了。

叶修推开窗子,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街道。感慨道:“乱世,真的来了。”

今日来梨园的客人没几个,班主也清楚,只是叫孩子们继续训练,自己却默默地给他们收拾行囊。

园子角落里的海棠树还未盛开,大抵是看不到了,叶修叹息。

军部急报,昨日夜里,渭城被攻陷。

短短几字,道尽事态危急。

乱世,人人自危。昨儿还在园子里听戏作乐的纨绔们,今儿已经全然不见。

“班主。”迎面走来一人,叶修颔首示意。

“叶修啊……世道乱啦,该走啦。”班主叹息着,一向圆滑的他此刻却说着丧气话。

“嗯,该走了。”叶修低头看着一地斑驳。

韩文清,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我等你。

“杀!!!!”战场上,杀声震天。

一刀一枪,血肉横飞。

“杀!拿下他们!保家卫国!”韩文清吼道,挥剑向天。

“杀!保家卫国!”士兵们嘶吼着,拼尽全力。

———————

暖风吹过,鸟语花香,溪水淙淙,枝繁叶茂。

“叶老板,该吃饭啦。”小丫鬟笑眯眯的叫了一声。

“还叫什么叶老板,哪还是老板。”叶修摇头一笑。

“不管不管,叶老板永远都是那个最耀眼的叶老板!”小丫鬟兴冲冲的。

“得了啊,赶紧吃饭。”叶修一边往外走一边笑骂。

“哟,今天怎么这么丰盛啊?”叶修走到桌前一看,惊讶道。

“坐下吃饭。”韩文清语气僵硬。

“哎呀,让我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咱们到这里的一年之期?还是……“他坏笑着拉长了声音。“我们成亲的一年之期?”

“哈哈,小黄你看!他脸红了!”叶修想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的喊道。

“闭嘴。”韩文清恼道。

“叶老板,我不叫小黄……”小丫鬟无奈。

自是一派温暖景象。

宁安宁安,唯愿君安。

END


咳……突然就写了这么个东西。

可能有点匆忙?但应该都讲清了。

胜也好,败也罢,越国已然不是曾经的样子,就算是胜想必他们二人也不会再留在那里。反正最后就是他们卸下了一身繁冗,来到一片深山老林(不是)过日子啦。

韩文清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富有责任心顶天立地的男人,保家卫国,无论上层皇室怎么变化,他都会拼尽全力取胜,为了心中的家国。所以卫国之后,他有了家,会让他用一生去守护的家。

就像是,十年霸图,一如既往。只要他还站在这里,还能握紧拳头,一切就已然足够。我很喜欢这句话。

全职是文化瑰宝,每一个细节都需要真正爱它的人仔细研读。不知道如今的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只是想说,我爱它。十年全职,一如既往。我不会走。

希望看到的你能感受到我深沉的爱意(。)

感谢观看。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