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张叶】最是一年春好处

【张叶】最是一年春好处

点文第一弹,@……浅什么歌?妹子你中间的我打不出来QAQ麻烦来认领一下QAQ

还债ing

古风神医大侠paro

不知道这个点更新有没有人看?

和题目没有半毛钱关系,实际上是在冬天。

叶修有年龄操作,设定张新杰比叶修大,设定叶修处于嘉世小队长时期的性格特点。

OOC,OOC,OOC。

那么开始


咚咚咚三声传来,张新杰却丝毫未停下手上动作的意思,唤了药童去看看是哪位贵人到访。

“张大夫,是叶大侠。”小药童去看过以后明白过来是谁顿时更不敢开门了。这江湖上谁不知道莫笑山庄的叶修叶大侠和百草谷的张神医不知有何仇恨却是势同水火,偏偏这叶大侠还总是时不时就来百草谷走一走,每次他一来都是他们这些谷中人最紧张的时候。

动不动就破坏一大片珍贵药材,然后被张神医下个药回家养几天,然后再来破坏一大片药材,循环往复是个人都受不了!偏偏张神医每次都只是给那叶修弄点一时间很难受实际上完全没什么伤害性的药,反倒是把这大侠的身体养得越来越好,越发勤快的来他们谷里搞事做。

所以这小药童心里是千不愿万不愿,奈何张神医的答案其实早就知道,无论他跑多少次腿,结果都会一样。

“让他进来。”竹帘后一道声音传来,由于隔着距离,不甚清晰,却也能听出这声音美的不似在人间。淙淙流水般清澈,却又一听就会联想到谷中胜放的幽兰,如清泉入口,也如绕指青丝。

“我说张新杰,你们这百草谷还真够不好进的啊?”人未到声先至,同样是道清朗声线,却比先前那位多了分张扬笑意。

“不论有多难进,你总会进来的。”名唤张新杰的男子依旧捣着药,听闻脚步声也不回头,神情淡然看不出喜怒。

“嘿嘿,所以以后还拦我干什么?就直接告诉他们只要是我直接请进来不就好了?”那位叶大侠一进屋就找了张竹椅坐下,自在随意的仿佛是在自己家。

“请?”张新杰似乎是笑了一下,面上却依旧无甚表情,只是声音更加悦耳:“我们百草谷,何时是请你进来的?”

叶姓男子摸了摸鼻子,看着身旁那个视自己如仇敌的小药童无奈一笑,谁知这一笑让小药童如临大敌,盯的更紧了。

“……”饶是叶修,也受不了这小孩用纯澈的目光盯着自己,连忙告饶,“我今天真的不会破坏你们这些花花草草的,不要再盯着我了行不行?”

“哼!”小药童一翻白眼,对待江湖上人人生畏的叶大侠是丝毫不胆怯,站到门口去守着了。

“你这的小孩还是这么有脾性哈?”叶修尴尬的笑了笑。

屋内久久无声,过了一会竹帘被掀开,从内走出一人。

一身白袍纤尘不染,墨发如瀑面如冠玉,叶修每次看到张新杰这幅好模样都会嘲他奶油小生无男子气概,张新杰也不恼,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论美人,名扬江湖的叶大侠才是真绝色,无论见了多少次,张新杰依旧会感到惊艳,叶修年岁不大,举手投足自有一股朝气,配上生的精致的脸和微微的婴儿肥,无论是美丽俊朗还是可爱精神,统统被他占了去,可惜他自己却不自知,总是调戏张新杰的长相。

大抵每个少年人心底都有一个自己壮汉的形象,张新杰也不和他争辩,毕竟叶修虽然长相美好,内里却是十足的坏水,江湖上对于他的言论也是毁誉参半,有说他英气豪迈惩恶扬善,也有说他残忍血腥不顾人情。张新杰却觉得,如果叶修都是不近人情的话,这世上大概就没有良善之人了。

叶修不知张新杰的心思如何百转千回,只是把空茶壶往他面前一放,随后戳戳他的胳膊,示意你该添水了。

张新杰无奈一笑,当真拿了茶壶去添水,门口的小药童丝毫不惊讶,只是一副麻木的面瘫样子站在那里,叶修看着好笑。

“哎,那小孩的表情真有意思。”见张新杰回来,叶修给他们两个倒上茶水,笑着说。

谁都没你有意思,张新杰心想,面上却是点头,“都是被你吓的。”

“呵呵,”叶修继续笑,看的那小童毛骨悚然。

张新杰见叶修一直盯着药童看,莫名有些不爽,便唤道:“木恩,你先下去吧。”

小童得了特赦令一般的跑走,叶修好笑的望向张新杰,“怎么?吃醋啊?”

“恩,吃醋。”谁知张新杰竟认真的点了点头,话回的叶修一愣,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怎么?”张新杰勾起一抹笑,看的叶修竟有些心慌意乱。

“哟,神医大人今天这是怎么了?欲求不满?”叶修抑制住心中怪异的感觉,复又调笑道。

“只是对你。”张新杰神情认真的让叶修有些害怕。

“你……”

“不必现在回答我,时候不早了,叶大侠请回吧。”张新杰等了半天见叶修依旧是呆愣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门外的明媚阳光睁眼说着瞎话。

“啊?哦………”叶修还是有些怔愣,应下后依旧没动。

张新杰看他这副样子实在是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伸手想揉揉他的头发,手伸出却顿住,滞在空中,许久后还是收了回来。

叶修似是感到了头顶上的动静,抬头一看,神情更加尴尬,低声说了句失礼了,转身而逃。

张新杰还未反应过来,面前人就已经不见,举起手掌挡住窗外越发刺目的阳光,久久无语。等到小药童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神医哭了,哪怕没有眼泪,却仿佛已泪流满面。

“大人……您……”没事吧?

“没什么,把东西收了吧,今日不做了。”张新杰将手放下,面上依旧无甚表情,药童也猜不清他家大人到底怎么了,只是下意识地觉得,他现在需要休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那大人您,好好休息。”名唤木恩的药童将药材工具收拾齐整后,福了福身离开了房间。

少年离开后,张新杰坐到榻上,却又不知该做些什么,眼神飘向远处,看到一架古琴。

叶修是会弹琴的,据说当初是因为一位朋友会谈,也就跟着学了几首曲子,弹的不甚完美,张新杰却觉得此音当是天下第一。

在听过叶修弹琴以后,他便收来了一架据说是经过一代又一代变迁所幸存下来的名琴,具体有什么历史典故不知道,他只知道叶修看到琴后兴奋满足的神情,要他用全部去换也甘愿。

叶修是很好的人,各个方面,好到无法用语言形容,好到让人想用一切换他喜乐,只不过,这样好的人,不喜欢自己罢了。

仅此而已。

张新杰望着那架古琴出了神,他记得他在买下这架琴时的期待,记得叶修看到琴时的激动,记得叶修弹奏时的满足,记得他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关于他的一切都仿佛深深印刻在脑海里,抹也抹不去。

人们都说时光会治愈一切,殊不知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掩盖,真要想忘记,何其艰难,何其痛苦。

铭刻在脑子里的东西,想要忘记就要生生把那块肉剜掉,疼啊,真疼,痛彻心扉。

可是……不忘记,又能怎么办呢。

张新杰抬手取下束发,那是叶修送给他的,还记得当时那个刚认识不久少年,笑吟吟的把这束发递给他,动作极其郑重,说是这东西用尽了他全部的盘缠。

那样贵重的东西,我怎么敢收呢。可到底还是收了,他的笑容我从来都无法拒绝。虽然收了这份大礼,他却也有回礼,一颗心,一颗代表他全部爱恨情仇的心,完完全全的交出去了。

莫要负我,他是想这么说的。

可,时间一晃而过十年已逝,他却直到今天,都依旧只有玩笑的勇气。

不想看到他为难的样子啊,他的话,只要保持初心,永远笑着就好了,其他的事,都交给我。

叶修是被负过的,他曾经师承剑宗名门嘉世,可后来却莫名离开,从此江湖上对他的言论从恭敬景仰变成了诋毁辱骂。

张新杰替他不平,想要找嘉世要个说法,却被他拦下。“我会解决的。”他说。

他的确解决了,一年后,名门剑宗不在,一个名唤兴欣的小宗派崛起。

他会用实力,昭告天下,他的存在和有关他的是非对错。

这个人,怎么会这么好呢。

当时已有盛名的一代神医,趴在自己的小竹楼里,笑意温柔。

那之后他们越走越近,俨然是高山流水般的挚友,叶修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此生有你这个朋友,无悔!”肆意张扬。

他也笑了,笑声越来越响,身子却深深的低了下去,他一直笑,笑到涕泪肆流,再抬头却依旧是那个风雅沉着的张神医,笑答一句没事。

叶修那么聪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揣着明白装糊涂也无外乎是在怕,怕有些事一说出口,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张新杰紧紧握着那个小小的束发,眼泪不曾落下,只是手上越发用力,直至束发的边缘深深地嵌进肉里。

疼啊,真疼,痛彻心扉。

张新杰静坐了许久,不曾改变过姿势,直到夜幕降临木恩前来送上晚膳,才发觉张新杰的不对劲。

他在回过神来时,手已经被木恩上好了伤药。

“大人,身子不是您这么糟蹋的!”少年看起来很是气恼。

“是啊……我知道。”张新杰摩挲着手掌的伤口淡淡道。

木恩看他这幅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更是来气,却也不能做什么,只好跑到一边生闷气。

张新杰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小孩子,情绪永远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要不是当初从进宫的孤儿中救下他,只怕已经在那个大染缸里死了不知多少回了。

“行了,过来吃饭。”张新杰坐在桌旁,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动,饭菜香勾着少年肚子里的馋虫,恨不得飞到桌边去,复又想到自己还在生气,又闷闷的蹲了下来。

“再不吃就没有了,今天还要加练。”张新杰冷静戳痛脚。

一阵风袭来,少年稳稳当当地坐好,已然开始狼吞虎咽。

张新杰勾起唇角,这么多年,要不是还有个活宝跟着自己,他怕是早就要抑郁而终了。

想着情绪又有些低落,行筷的手也放下,木恩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也跟着停了下来,一双眼炯炯的盯着他看。

“看我干嘛?吃饭。”张新杰敲了下他的头,给他布菜,荤素搭配顺序完美,木恩见状稍稍松一口气,还好还好,大人还知道顺序。

“大人……是在想叶大侠吗?”吃了没几口,木恩还是担心他家大人的情况,停下筷子认真地看着张新杰。

“……是,怎么了?”张新杰一愣,随即坦然的回答道。

“大人已经困扰了这么多年,难道就不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吗?大人这么好,叶大侠没有理由拒绝的!看今天叶大侠表现已经有所松动了,只要大人您此时再添一把柴,这火肯定就着了!”少年说的头头是道。

张新杰不免觉得好笑,半大的小孩子,居然教导起他情爱之事了?刚想反驳,却发现自己竟无从反驳。

啧……还真是说的每一条都正中红心啊,张新杰感叹,再看向木恩,已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之感。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木恩见张新杰没搭话,一派思索之状,便再接再厉道:“不如大人您明天就去叶大侠府上,一定会马到成功的!”

看着少年殷切的目光,张新杰反思道,难道自己这几年真是太隐忍不发了?怎么连身边人都如此着急了。

不过,话粗理不粗,也许真的是时候做出了断了。

“好,我自己打算,你现在的任务是把饭菜吃完,听到没?”转身拂袖而去。

身后不出意料的传来少年的哀嚎,“不是吧大人,这可是两人份的啊!”

唇角勾起一抹笑。

小孩子太成熟不好,总要有些惩罚的。

待少年委委屈屈的吃完饭回房睡了,张新杰才息了蜡烛躺下。

明天,是最后的机会了。

都说勇气这东西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张新杰本来打算一早就出发,谁知却又人比他更早,只可惜前去探信的那个人,带回来的是个噩耗。

“大人!大人!叶,叶大侠他,他,”少年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

张新杰已经感到不对,拉住他的手:“他怎么了?你慢些说。”

“他,他昨日突然突然同意朝廷的要求,随军出征了!”

“什么!”


为什么,叶修,为什么。

这是张新杰再赶去前线的路上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

真的就因为我表露了一点心迹,你就要用如此决绝的方式离开?

朝廷的请求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明明一直态度明确,却又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征战之地有多危险你会不知道吗,你一直说江湖门派不要和朝廷扯上关系,又为什么要反悔?

为什么,为什么!

张新杰此时彻底没有了往日的沉着冷静,他害怕听到任何关于叶修不幸的消息,他害怕失去那个人,他错了,他不该说的,他可以永远都不说,永远只做他的挚友,只要他回来。

只要你回来,叶修。

凛冽寒风呼啸而过,涌出的泪水几乎冻结在脸上,张新杰却依旧不管,只是一味地扬鞭,一味地加速。

你不能死,叶修,你绝不能死。

这次的战役已经持续了一年之久,朝廷绝对是输多胜少,在军心已散的情况下,你去干嘛呢?除了死,几乎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

内忧外患,真正的内忧外患。

饶是张新杰那般疯狂地赶路,到达远在千里之外的前线时,却已然是第二日中午时分。

日头刺目,张新杰却也不顾,在一片狼藉的战场上,寻找着那个人的身影。

不是,不是,都不是。

不远处杀声震天,人影散乱很难辨认。

但毕竟,还是最重要的。

“杀!!”听到熟悉的声音,张新杰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他是个医者,却不代表他只是个医者。

一路血腥,硬生生杀开一条路来到那个人身边,却依旧晚了一步。

敌方是个蛮族部落,首领持着一柄长矛,向叶修刺来。

叶修左右皆有敌军突围,一时难以应对,一个不慎,已被长矛刺中挑下马来。

“叶修!!!!!”一个人的声音悲痛欲绝,一时间竟比战场上的厮杀声还要响烈。

张新杰飞扑向前,在落地之前接住了叶修,看着对方哪怕流尽鲜血也看不出什么的黑色军服盔甲,张新杰一时间竟分不清这究竟是在分秒中决定生死的战场,还是在高山流水下和水作乐。

叶修看张新杰这时候还发呆,气得不行,用尽全身力气掐了一下他,对方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抱着他远离战场。

敌军见对方领头的要跑,哪里能同意,无数长枪短炮刺来,张新杰努力躲避却也难免被刺中几下。

叶修也没说什么放我下来,他很清楚对方的答案,更清楚,在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就已经坚定了的内心。

“张新杰,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们就成亲吧。”

叶修的声音很小,几乎细弱蚊蝇,叶修没等到张新杰的回答,只是恍然间看到对方勾起的嘴角,自己也笑了笑,随即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我们一定能出去的,叶修,出去以后,我们就成亲。

吾不知何为爱,但为君故。


END

开放性结局?

不知道写了什么系列?

久违的写了古风?

唔……后面还有一个小番外。


张新杰均匀的给花草浇着水,阳光晴好洒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蓦然身体被人抱住,张新杰却不惊慌,反而更加放松了身体。

“我说神医大大,你每天给这些花花草草浇水就要用掉半个时辰,你到底有没有意识到你相公我的重要性啊?”来人闷闷地说着。

“吃醋了?”

“嗯,吃醋。”来人抬起头,那副精致模样不是叶修叶大侠又会是谁。

“你现在知道我的感受了?那就吃着吧,我可是吃了快十年。”张新杰扭头就走。

“……我,我日你大爷张新杰!多久以前的旧账了还一天到晚翻有意思吗!”叶修气急,拽下脚上的木履就朝张新杰扔去。

张新杰稳稳接住,又开口道:“还有,我才是相公。”


真·END


结束了,爽(。

顺便问一下大家,最近涨粉挺凶残的,承蒙厚爱,现在是665,666要不要开个点文?我大概也是债一少就浑身不舒坦,看大家评论啦~没有小可爱要求就不开了嗷,笔芯


(那个会弹琴的朋友我想的是伞哥,那么剧情大概会是这样的,

我有个朋友,他琴弹的很好,就是因为他,我才会去学弹琴。

后来呢?

后来……他死了。

你死之后,我不再弹琴。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脑洞啦,和正文无关,修修肯定还会弹的噗噗。)

感谢观看。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