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all叶】天天面对一群流氓眼睛会不会瞎掉啊

【all叶】天天面对一群流氓眼睛会不会瞎掉啊


梗自可爱的夏初太太! @五班的伊布同学_38700⊙﹏⊙  而且还有帮我改文~超级可爱的太太哦www


给我家柚子的生贺w生日快乐☆ @柚烨_人生乐在相知心 


虽然有梗,但,不写崩何谈少年狂?(你滚


设定是老叶看到国家队男队员时会开启透视眼功能,当然不能随时都开着,看到别人就不好了对吧(。


微秀橙秀,不过那里怎么理解都可以。不为百合排雷,个人不接受雷的说法。


虽然说梗是小甜饼…然而又被我写成了正剧向(冷漠


拖沓拖沓拖沓到爆炸。 爆字数爆字数爆字数。


OOC!!!


那么开始(⌒▽⌒)




“哎老叶老叶,怎么还慢吞吞的?今天全天餐厅都开放免费自助餐哎,不快点去也不怕被那群狼吃光了啊。”


一出房间门就被某方性选手一把勾住肩膀的叶姓领队,眨巴眼,一脸茫然无措。


“说的好像你这几天吃饭都交了钱一样。”叶修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打开方锐的胳膊。“拜托全天开放,这才几点他们能吃完就有鬼了。”


被打开手的方锐有点失落,不过他很快调整好情绪,正想说什么时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思路。


“叶修?起得这么早吗。”晨跑回来的张新杰似乎对于这个时间看到叶修有点意外。


“啊?很早吗?”叶修很是茫然,他一向没有设闹钟的习惯,不过虽说经常熬夜,但他的生物钟倒也不会清醒的太晚。这是看了眼时间才发现居然才七点一刻,九点开始训练他一直都是八点才起的。


不过这不重要。


“喂,还说什么晚了?你确定食堂做好早餐了?”


野生叶修对野生方锐发动肘击!


效果拔群!


不管捂着肚子碰瓷嗷嗷叫的方锐,叶修挥挥衣袖再一转身,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看了眼面前的张新杰,大概是刚刚运动结束的缘故,额头上有着细密的汗珠,几缕头发贴在额头上却丝毫不显狼狈,汗水顺着脖颈缓缓流下,流入……


????


吗个叽这人怎么不穿衣服???


由于起的太早而一直有些茫然的叶修总算真正清醒过来,再回头看了看方锐,同样的一丝不挂。


……exm?【黑人问号脸.jpg】


叶修觉得自己一定是没有睡好,不然怎么会出现这么可怕的幻觉?嗯一定是开门方式不对,再开门的时候一切肯定都恢复正常了,嗯,一定。


“哎老叶你干嘛去?”方锐手急眼快地一把抓住打算回屋逃避现实的叶修的胳膊。


叶修刚想挣脱,却突然觉得手上的触感有点不对。


嗯?布料?


居然不是皮肤??


正巧这时一个保洁人员路过,一身保洁服很是得体。


哦。


叶修冷静了下来,他可以摸得到衣服的布料,看到其他人时也都好好的穿着衣服,都证明了这不是他的幻觉或是一场梦。


叶修一手拉着方锐一手拉着张新杰快步进了自己的房间。


“来,告诉领队,最近训练压力是不是有点大?有问题就说,我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吗?”关上房门后叶修笑的一脸和善,就是眉眼弧度特别像电视上笑得和蔼可亲的毛爷爷。


和蔼得让不明观众x2不知所措。


喵喵喵?


裤子都脱了跟我说这个??


方锐和张新杰都很茫然。


突然进房间还以为是要潜规则呢。


失望。


叶修见两人低着头不答话,便以为自己发现了华点,忙继续说道“我知道最近要打m国队了队里压力大,但对手再强咱们也一定会赢的,哦不,我是说全力以赴就好,没必要这么对自己对不对?”


这下两人倒是听懂了,但却更茫然了,他们怎么对自己了?


“领队,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吗?”张新杰发现叶修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是看地就是望天,似乎在努力不去看他们两个。


“呃,虽然穿不穿衣服穿什么衣服是每个人的自由呀,但在队期间我们还是要乖乖穿队服的,个人喜好留着以后再玩,好不好?”叶修谆谆善诱。


“老叶,你说什么呢,我们穿的就是队服啊,难道你看着不是?我去,你不会瞎了吧!没关系,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抛弃你的,我会养你一辈子的!回国咱们就买一套房子…”方锐越说越是深以为然,一双大眼睛深情地望着叶修。


“滚蛋。”叶修没好气的道。


“那在领队眼里,我们是什么样的?”张新杰问道。这句话放到任何一篇文里都该是很煽情的存在,可惜在这里只是平凡的字面意思。


全身赤裸,光天化日耍流氓,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简直凑不要脸!


很显然叶修并不会把OS说出来。看着方张二人却是一脸茫然,叶修觉得大概真的不是他们特意做了什么透明的衣服,而是…在自己眼里才会这样的?


“吊带裙,黑色丝袜。”叶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张新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但很快恢复了平静,看叶修那幅快要憋死的样子,绝对是假的。


“我去老叶你居然喜欢这种风格一夜不见你更变态了啊!”方锐一边夸张的捂着胸口一边大叫着雅蠛蝶,恶心程度让张新杰的扑克脸差点崩溃。


“行了猥琐方,你不要脸我还要呢,一会人家都以为咱们这屋出现命案了呢。”叶修一脸嫌弃的打开房门,把两人推了出去。


既然刚刚有保洁人员路过都没有引起骚动,那大概就是只有自己才能看到吧。叶修松了口气,既然只有自己的话只要不看他们就好了啊。


事实证明,叶修你还是太甜了。


【精分os。日。我居然才写了一个开头。】

到了餐厅门口,一路上遇到行人无数,都好好的穿着衣服。


再回头看看身边这俩货。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啧,辣眼睛。


“老叶你怎么才来啊!看看看看这可是我用生命保护下来的粮食!差一点就被张佳乐吃完了!”一进门就看到黄少天飞扑过来献宝似的递过来一盘早点。


“黄少天你滚蛋!那明明是我准备的!”张佳乐正给叶修盛粥,结果一转头就看到自己精心准备的食物被黄少天那个坑货拿去献宝了,气的差点把粥给掀了。


“嗯…呵呵…呵呵…”


这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叶修并不陌生,但如果故事主角除了自己都变的一丝不挂还一脸坦然的话……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嗯老叶你怎么啦?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黄少天说着就要来摸叶修的额头,结果还没碰到呢就被叶修一把推开,一时没稳住,身形一歪就磕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周围本还在看戏的众人皆是一愣,平时不管他们怎么闹叶修也不会生气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痛痛痛痛!老叶你干嘛!”


叶修也是一愣,看到黄少天很是委屈的看着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呆在原地半晌也只是转身离开了餐厅。


好在联盟把这一层都包了下来,不然这要是报道出去也是个大新闻。


“前辈怎么了?”感觉到不对劲的喻文州把目光投向了早上和叶修一起进来的张新杰,后者推推眼镜,表情也是相当无奈。


“不知道,刚刚就这样子,似乎在他眼里我们和平时不太一样。好像和衣服有关?”


“不一样?”喻文州重复着这几个字。


“有什么不一样?我看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他不爱我了!”黄少天见叶修走了没了赖皮的对象,只能揉着腰对着一盘食物发呆,刚刚就算是自己撞到桌子也没有让食物撒出分毫。


“切,好像他什么时候爱过你一样。”张佳乐还没报他夺食之仇,这时也是不遗余力的嘲讽起来。


意外的黄少天没有十句百句的垃圾话嘲讽回去,仍旧呆呆的看着那盘食物,整个人居然显得有点可怜。


“喂,他不会真的被打击到了吧?”张佳乐问一旁的喻文州。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做回应,张佳乐见状也低头吃饭,一时间餐厅内安静的可怕。


倒是一旁早就吃完了的肖时钦这时起身,收了碗筷后向门口走去。


“肖队有事?”王杰希问了一句。


“嗯,去投喂一下我们的领队大人。”肖时钦面上带笑。推开门离开了餐厅。



“沐沐,我怎么觉得叶修走了以后餐厅里的气氛就特别不对啊。”楚云秀戳了戳身边的苏沐橙。


“嗯…大概,是修罗场吧。好啦,快吃饭。”苏沐橙笑咪咪的往楚云秀嘴里塞了块牛排。


“修罗场?”楚云秀虽然依旧不解,不过嘴里的牛排和苏沐橙的笑夺走了她大部分的思维能力,想了想后也就作罢。




“领队?”肖时钦离开餐厅后并没有立刻去叶修的房间,而是先去不远处的楼梯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看到叶修叼着根烟却没点燃,靠在墙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啊,小肖啊。”叶修先是一愣,努力让自己不去看肖时钦的身体,却还是被对方的好身材吓了一跳。


同样是宅男怎么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比他身材好???


【因为人家每天都有固定的运动时间啊,哪像你,床和电脑两点一线。】


“领队有心事吗?”肖时钦靠在他身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叶修很茫然,怎么一夜之间这些人好像都和他不在一个次元了?


“你刚刚…”肖时钦没有说完,他知道叶修明白。


“啊…小肖啊,你相信科学吗?”叶修话锋一转,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哈?”肖时钦蒙蔽了。


“…就是,比如你有一天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你和别人不一样了,而这种不一样虽然没有危害却让你坐立难安。你会怎么办?”叶修继续问。


“我们在领队眼里不一样了吗。”肖时钦明白了。


“嗯,每个人都赤身裸体还一脸坦然,看得我好想报警啊。”叶修倒是没在隐瞒。


“……那谁好看一点?”肖时钦画风突变。


“……???”叶修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楼梯间,吗个叽他怎么会认为这个后辈很纯良?玩战术的心都脏!


“分辨不出来吗?”肖时钦契而不舍。“那谁比较大?”


“小肖同志,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叶修一脸冷漠。


“呵呵,这不是不纠结了?有什么事说出来就好了。”肖时钦笑的温柔。


叶修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愣愣的看着他,他似乎被撩了?


“所以果然还是我比较大吧。”肖时钦继续说道。


吗个叽还我感动!


肖叶二人在这方甜甜蜜蜜(雾)。离开了餐厅后的众人却把训练室闹的鸡飞狗跳。


本来众人结束早餐以后还会有一点休息时间,不论是回房休息一下还是直接去训练室热身都可以。以往这时候张新杰肯定会选择回房,但今天却第一个到了训练室。


“张副队有什么要说的吗?”虽说已经组成国家队有一段时间了,喻文州还是习惯叫以前的称呼。


“今早叶修看到我的时候很惊讶,之后和我们说着什么压力服装一类的,我想…在他眼中我们大概不是奇装异服就是赤身裸体。”张新杰说出他的分析,看向了方锐。


“噢对对对,老叶当时还握着我的手这样摸来着!”方锐故意夸大动作,弄得色|情无比。


“什么鬼啊老叶哪有那么恶心!”张佳乐首先鄙视。


“也就是说,在前辈眼中,我们很可能什么都没穿,包括内裤?”李轩问道。


“我去李车干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猥琐?!”黄少天痛心疾首地指着李轩。


“我叫李轩麻烦你不要随意把一个字拆分来读!”李轩愤愤。


“那有什么不同吗啊李轩李车干哈哈哈哈哈还是李车干好听一点就这么决定了李车干!”黄少天发起垃圾话攻击。


“少天,安静点。”喻文州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至于到底是不是我们所想的这样,试验一下就知道了。”


“你想怎么试?”张新杰皱起眉头。


“很简单不是吗,少天只是靠近他就有这么大的反应,太显而易见了。”喻文州低垂着头,轻轻勾起唇角。


“少天,李轩,张佳乐。你们能不能安静点?”本还一派沉思pose的喻文州,无奈回头,看着已经打成一团的三人。


“幼稚。”孙翔这厢不屑一顾的鄙视了一句。


“哎我说孙翔你一个中二病装什么韩文清!”黄少天收手罢战吐槽。


“你说谁是中二病!”孙翔一点就炸。


于是当叶修和肖时钦回到训练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光景。


“……你们,第三次世界大战?”叶修有点点震惊。我真的不是在幼儿园管孩子吗?


“老叶!你看你看他们…”黄少天一如往常下意识就想往叶修身上扑,愣了一下才堪堪收住身形,手停在半空尴尬万分。


在叶修眼里这幅情景就更尴尬了,不过他还是努力抑制住自己的目光,走上前拍了拍黄少天的头。


“好啦,你这副样子让别人看到还真以为你受委屈了呢。”叶修无奈道。


“……”黄少天倒是没搭话,有些小帅的面孔,一点一点,红透了。


“我去黄少天你不是吧!”张佳乐看着黄少天的大红脸诧异道。


“呦呵,少天你这么纯情啊,没想到啊,老魏那个老猥琐教出来的孩子居然这么纯情?”叶修也有点惊讶。“再说了我都没脸红呢你红什么啊。”


“前辈的眼里,我们…?”喻文州问道。


“赤身裸体一派坦然。”肖时钦抢先说道。


“嗯对。”叶修点头表示肯定。


“果然,那前辈要辛苦一些了呢。”喻文州笑眯眯道。


“?”叶修很是不解。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


这一天,无论是训练时间还是午餐晚餐,叶修都过得无比煎熬。


几乎一整天,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当然了,人家只是刻意地在叶修的视线里多停留一会,鬼知道搔首弄姿是怎么来的。】尤其是分析战队情况研讨会时,

国家队队长喻文州因为职位关系和领队坐的最近,那个资料也要故意从叶修身后去拿,双手穿过叶修颈间成环抱之态,在桌子上挑挑拣拣也不知道到底要找寻什么,虽然触感都是布料,但架不住视觉冲击太强烈啊!叶修表示心好累做个领队还要被性骚扰他要辞职!


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叶修能做的也只是尽量不去看面前的各种玉体横陈(。)努力保持清心寡欲之风,无论敌方如何挑衅我自岿然不动。


至于他的眼睛再怎么躲闪身体其它器官却不能,众人看着某人红彤彤的耳朵也全当没看见却笑的无比纯(wei)洁(suo)就是另一回事了。



本以为晚间训练结束就能脱离苦海的叶修表示,当他回到房间刚刚洗漱完毕以后打开房门看到一群裸男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你们。有事?”叶修面无表情。


“嗯,来找领队讨论一下身体器官结构和发展。”喻文州一本正经。


“慢走,不送。”叶修飞快关上房门。


然后喻文州就拿备用房卡开了门。


作为一个领队什么东西都交给队长保管这真是不应该呢。


当然了,至于他们到底是纯洁讨论一晚的身体机能还是大战三百回合,这一切关上房门后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果然还是为领队大人的腰默哀吧。^_^



END


拖沓拖沓拖沓到爆炸


感谢大家不嫌弃


柚子生快生快生快!


谢谢观看么么哒


评论(14)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