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肖叶】努力成为大阴阳师吧!

【肖叶】努力成为大阴阳师吧!

新年快乐!

梗,依旧,是,夏夏的。

是的不用怀疑我就是梗容量为零星人。

嘻嘻嘻。

我对于日本传说啊百鬼夜行啊都不是很了解……而且又是同人带入,所以可以当作架空来看??

就不用从中找逻辑了谢谢合作w

———————————————
1.
百鬼夜行。

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

或者说行为?景象?

管他呢。

肖时钦并没有亲眼见过。

虽然大人们总是在说那有多可怕那有多危险,可他还是想亲眼看看。

但他母亲总是在入夜后就关门闭窗,严禁家人出去。

所以他只能偷偷的,偷偷的……

从围墙上翻出去。

……好痛!

2.
百鬼夜行有多壮观呢?

肖时钦曾做过无数种猜想。

可能是成群结队的妖怪,可能是四散开来的恶鬼。

却从未想过会是眼前这幅光景。

“叶修!把我的糖葫芦还给我!我好不容易从一个小孩那骗来的!”

“还好不容易,从人家小孩手里抢吃的你光荣啊张佳乐。”名为叶修的男人一面嫌弃的看着同伴,一面飞快的吃光了糖葫芦。

男人?大概吧。看他身后的大翅膀,也可能是大天狗。

传说里,很厉害的角色呢。

嗯,逻辑一丝不苟严丝合缝。

………

但……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肖时钦面无表情扒拉着围墙,准备往回爬。

“哟,哪来的小孩?”奈何总有眼尖的存在。

“哎,人类不是都回家了吗?”

“对啊,这是偷溜出来的?”

“嘿嘿嘿,鲜嫩的小娃娃哟~快让姐姐亲一口~”

“哇老妖婆你快走开啦没看到小孩要吓哭了吗!”

没见过世面的鬼怪们七嘴八舌。

我。并没有。吓哭。谢谢。

哼。

3.
“小家伙,从家里溜出来的?就这么跑出来,不怕被吃掉吗?我们可是很危险的哦~”叶修张牙舞爪地试图恐吓小孩。

肖时钦盯着他。

盯着他。

“哇———”

恐吓过头了!

4.
“别哭别哭…你说你怎么就哭了呢我又没说什么……”叶修手忙脚乱地哄。

旁边的苏沐秋投来一个鄙视的目光,把小孩子接过去抱着晃了晃,果然不哭了。

奶爸的权威,不容侵犯!

叶修接收到了他的目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好不容易遇上个人类,就是想逗逗嘛……

我容易么我!

5.
“所以,你们…嗝…都是妖怪?”肖时钦十分男子气概的擦着眼泪,用软软的童声质问道。

“严格来讲,是鬼怪。”叶修纠正。

“……妖怪。”

“鬼怪。”

“妖怪!”

“鬼……”

“都给我闭嘴!”苏沐秋忍无可忍。

好嘛,好凶的这个人。

一小孩一天狗达成共识。

苏沐秋:……:)

6.
“他是大天狗,那你是什么?”小孩拽着苏沐秋的衣服问道。

“我……”

“他是很厉害的角色哦!”苏沐秋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抢过了话头,一脸严肃的样子他都要以为自己是百鬼之王了。

“哦哦哦!”肖时钦十分期待。

“可男可女哦!”

“哦哦哦……?”

“妖媚惑人哦!”开始胡扯。

“???”

“叶修我去你大爷的来打一架吧!”

“还超级小心眼的。”叶修坚强的在被苏沐秋拖出屋外之前再持续性作死。

“……呵呵。”

信你才有鬼。

7.
“不好意思,刚刚他脑子突然就消失了,那些话你就当没听过好了。”大约十分钟后,苏沐秋回到房间,面带微笑的解释。

“嗯嗯。”不用勉强去笑的我看到你嘴角的淤青了。

“好吧,他其实就是只狐狸而已。”随后进来的叶修补了一句。

“嗯嗯嗯。”天哪竟然毫发无伤果然还是你更厉害吗!

苏沐秋明显是注意到了肖时钦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然后十分凶狠的对着叶修呲牙咧嘴的做鬼脸,却难掩目光中的温柔。

……等等我好像知道什么了。

害怕!

8.
“妖狐吗?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你什么时候会变成女孩子什么时候会变成男孩子呢?”

“唔……这个其实是可控的啊,比如……”苏沐秋话音未落,突然就凭空消失了,不到两秒,又突然出现。

穿着女装。

???????

“唉,这是人类呀?”苏沐橙好奇的盯着肖时钦看。

“是啊,今天在街上捡到的。”叶修答。

“哇,真可爱。白白嫩嫩的。”苏沐橙伸手想把他抱起来。

却被一下躲开。

“你,你,变态!”

……哎?

9.
“啊……原来是两个人吗……”肖时钦故作轻松道。

是啊仔细看的话眉眼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苏沐秋更加清俊,而苏沐橙则偏向于温婉。

是啊,就是这样嘛,哈哈,哈哈哈。

……丢死人了!

叶修好笑的看着小孩丰富的表情,白嫩嫩的孩子还没有经历过这世界的残酷,总是把一切都写在脸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让人很难不喜欢。

“是啊,”叶修把小孩抱起来,塞进被窝里。

而又一次变身的苏沐秋则十分细心的准备了个小奶壶放在肖时钦旁边。

“百鬼夜行期间是回不去家里的。阴阳师都在上面施了法术,等到明天天亮了,再把你送回去。”叶修打着哈欠在床的另一边躺下。

“嗯……”

送走了苏沐秋后,叶修把烛灯熄灭,房内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徒留外面的百鬼吵闹声响。

很奇怪,明明在家里的话,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

可能也跟那个什么阴阳师法术有关吧?

小孩想着想着,困意袭来,就有些昏昏沉沉。

“谢谢你。”临睡前的最后一刻,清浅的童音想起。

叶修没有回应,仿佛早已经睡熟了一般。

小孩有些失落的翻了个身。

黑暗中看不到叶修微微勾起的唇角。

10.
天亮之后,他们果然就把他送回了家。

在他父母还没起来的时候。

然后肖时钦目送着他们又一次热热闹闹的离去,那些人,不,那些鬼怪总是最喜欢围绕在叶修身边。

他仿佛是天生的发光体,在哪里都能引导一切。

只是这一次,再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声音。

仿佛窗里窗外,就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天色渐渐大亮。

母亲起床准备早餐,父亲在院子里洗漱。

一切都如往常。

仿佛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个梦境一般,现在,梦醒了。

肖时钦突然就没来由的难过,握紧了拳头,才感受到手中的异样。

小小的手心,躺着一枚古朴的木牌,上面刻着一个字——

修。

“叶修……叶修……”肖时钦紧紧握着木牌,仿佛生怕它会突然消失一样。

尚且年幼的他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只知道,这东西对他很重要,十分重要。

这是他真实经历过那一切的凭证,这是那个人,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所以很重要。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被一个小孩当作定情信物的木牌:???

11.
“哎哟,你怎么又来了啊。”张佳乐满脸不高兴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每次来都要霸占着叶修很久而且还来的那么频繁!

岂可修。

肖时钦才不管他高不高兴,递给他一串糖葫芦后就就十分自然的往里走。

“叶修!”少年的嗓音是这个年纪特有的清亮。

“哟,来了啊。”正被苏沐橙拉住试衣服的叶修仿佛看见了救星一般,拉着他就往屋外走。“走走走我带你去看上次跟你说的那个东西,是不是特别想看啊?是吧是吧。”

“啊?嗯……”肖时钦歉意的回头朝苏沐橙笑笑,苏沐橙也早已习惯了叶修这个样子,挥挥手就回去坐着了。

“今天来得很早啊?”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叶修停了下来,随手拔了根草叶叼在嘴里,也不知是在过什么瘾。

“嗯……想来看看你。”

闻言,叶修似乎是笑了声,阳光穿过树林掩映而下,斑驳的映在他的脸上。

“肖时钦,你知道那些人类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疯子,天谴,不祥之人。”

“就连你的父母都无法理解你吧?”

“一个人类,竟然和鬼怪为伍,滑天下之大稽。”

“值得吗?”

值得吗?

这不是叶修第一次和他说这种话。

往常肖时钦也无甚在意,只是今日出门前正与父母吵了一架,或者说是单方面被训斥了一顿。

所说的话语也无非就是叶修说的那些。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心境不同的缘故,肖时钦竟觉得此刻的叶修,说出这番话的叶修,有些悲伤。

12.
有些话,就真的无法说出口吗?

13.
那日肖时钦最终也没能给叶修一个明确的回答。

两人沉默了许久,叶修也等了许久。

最终轻笑一声,别开了这个有些压抑的话题。

肖时钦不知道自己的犹疑会不会让叶修也很失望。

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叶修。

那个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十分破落的荒村,只有一直往里走,得到鬼怪们的允许,才会开启结界,进入另一个世界。

而现在,不知是他们不愿意见他,还是他们已经彻底离开了这个地方,肖时钦再也没有进入过结界内。

另一个世界吗……原来从始至终,都是全然不同的世界啊。

向来殊途,又怎会同归。

14.
肖时钦终于回到正道了。

肖家父母很欣慰。

现在读书,未来谋个公事或者回家耕种,这才是普通人,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

一切都应如此。

肖时钦自己也很清楚。

只有当午夜梦回,一次次的失眠苦痛,只有用力握紧那块木牌才能求得一息安宁之时,他清楚地知道。

一切都没有变,他根本忘不掉。

一点都……忘不掉。

15.
再遇上你的那一刻,我就回不去了。

16.
“先生,有人来了。”

“请。”

“肖先生,京都里的结界力度越来越弱,恶鬼侵袭事件也偶有发生,恐要生变啊。”来人行了个礼,神色有些慌张,但在看到肖时钦的那一刻又平复了下来。

显然十分敬重对方。

“哦?京都本不归我管辖,以前负责的人呢?”

“回先生,是大天狗大人。”

砰。

竹杯落在木案上,发出一声轻响。

“先生?”来人疑惑。

“哦……没什么。那他现在……去哪了?”

“没去哪,只是受了伤在修养,所以结界力度有些减弱,那结界已是古老,但大天狗大人此时却又无力制造新的,只能靠拜托您了,毕竟都说您是这一代最为出色的阴阳师。”来人小心观察着肖时钦的神色,希望马屁没有拍到马腿上。

肖时钦只是笑了笑,并未回话,盯着倒在木案上的茶杯出了神。

自己因他而走进这个世界,一切都已然是定局,既然下定了决心走这条路,就定然不会让他像当年一样轻易离开,带走所有。

所有自己珍视的东西,回忆,和他。

“肖,肖先生?”来人看他神色近乎漠然,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

“好,我接下了。”肖时钦回过神,轻轻将茶杯拿起来,立在木案上,发出一声脆响,看向来人,微笑道。

17.

“大天狗大人怎么受的伤?”待来人走后,肖时钦问道。

“是前些日子,京都突然有大量恶鬼作祟,大天狗大人与之对战时受了重伤,现仍在疗养。”属下毕恭毕敬道。

“大量恶鬼?看来这一趟,还真是非走不可了。准备东西,明日出发。”

“是!”

18.
这一晚肖时钦迟迟无法入眠。

在成为阴阳师之后已经很少有这种状况了。

往往都是累的不行,无心思及其他。

只是今晚……肖时钦拿出枕下的木牌,借着悠悠的月光勾勒它的轮廓。

叶修……叶修……

我好想你。

这一次,我不会再迟疑,你也一定,要再给我一次机会。

19.
“京都情况竟已经如此严重了?”来到京都后,肖时钦是着实有些讶异。

黑云笼罩大地,明明是晌午时分,却如同深夜般死气沉沉。

如果结界已经如此脆弱不堪,那他的伤,到底有多重?

“速去叶宅。”

“是。”

20.
叶修的确受伤不轻。

结界本就时隔多年需要更换,曾经的老仇家又挑准这个时候准备来一次致命一击。

虽说他实力强悍保住了性命,却也几乎是遍体鳞伤。

他也知道自己这种情况不可能制造新的结界,必定会有其他阴阳师来维护京都的平安,只是没想到会是他。

那个曾经,自己差一点,就真的动心的少年。

21.
“对不起,我来晚了。”
“对不起,我曾经的犹豫不决。
“对不起,我爱你。”

22.
“哎你听说了吗?叶宅今晚有喜事!”

“什么喜事?叶大人生辰到了?”

“什么呀,听说是要庆祝乔迁之喜什么的,摆了好长的筵席呢。”

“乔迁之喜?叶大人要搬家了?”

“不是,好像是最近来的肖大人,要住到叶大人家里去呢。”

“哦哦哦我知道,最近总是对咱们叶大人形影不离的…”

“嗨,不就是客人嘛,这有什么可喜的,叶大人可真奇怪。”

“就是啊……”

23.
乔迁之喜。

喜结连理。


END

乔迁之喜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懂吧嘿嘿,就算是另一种形式上的婚礼啦。

少年时的小事情还不够成熟,也不够勇敢,他考虑很多,却漏算了自己的心,所以他选择了退缩,叶修选择了离开。

再离开之后才幡然醒悟,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他,所以才会成为一名阴阳师,这个和叶修距离最近的职业。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惧怕风言风语,只知道,他喜欢他,仅此而已。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