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汐

有缘必会重逢。



cp叶珺珞

持续日lof中

【鬼故事】皮影

【鬼故事】皮影

东街口有家皮影戏院,原先也只是个中年男子背着小箱子四处走走演演,慢慢的名声大了,竟也像模像样的弄了个戏园子,还招了个徒弟。

如今中年男子变成了白发老头子,不知从哪里拣来的小徒弟长成了青葱少年,再加上根骨奇佳,名声却是要比他这个师傅还大了。老头子倒也很乐意,原先不过一个糊口的手艺,如今看来竟有传承的意思,自然是喜不自胜。

少年的皮影戏几乎成了那个小城的特色,街头巷尾都口口相传,说从未见过那般真实的皮影。

老头子听了有几分好奇,故意上前嗤道:“左右不过是个皮影,用胶条粘个纸片罢了,还能真到哪儿去?”

周围几个老百姓果然被激了,半真半假道:“嘁!你定是没瞧过我们张老板的戏,那皮影啊真真儿的!一眼过去那就是个小人儿啊!”

老头子心下有几分别扭,都说师傅教徒弟处处留三分,他就算是个糊口手艺早年间也是红红火火的,却从未听过这般夸赞,暗自嗤道,那小子就算是再有才又能怎样,左右还不是个傻子!

这说法有些过分,却也不无实情,这少年着实不甚聪慧,唯有这耍皮影的手艺最是高超。平日里下了那戏台便会疯疯癫癫的,做什么都要抱着皮影不撒手,夜里还总是一阵阵的傻笑,别说对着皮影讲话,就是真亲上去都不是没有过。对个皮影跟自己孩子似的,老头子见到心下也总有几分凉意。

这厢胡思乱想着,已经进了院子,抬眼一望就见那少年端坐在竹椅上,抱着个皮影唠唠叨叨。

若是平日里老头子也就看看就罢,今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不敢细想,心底里觉得那答案会让人便体生寒。

趁着徒弟没瞧见自己,就赶紧往院子深处走去,待老头子走后,那少年便幽幽抬起头来,看着老人离去的方向露出个诡异笑容。

复又低头看着皮影,轻声道:“呐。我们要有新朋友了哦。”也不管那皮影能不能回答,只一味的摇晃,仿佛得到新玩具的孩子,嘴角始终擒着笑。

老头子再次睁眼已经到了深夜,知道自己竟一觉睡到现在有几分惊奇,正准备起夜解决一下某处的胀痛,却又听了另一边厢房少年的笑声。

以往只觉得少年又在发傻,今日却觉得阴风阵阵,只想赶快尿完赶快回房,生怕晚了一步就会被精怪捉去。

路过少年房间时腿脚却不受控的停了下来,听着屋里少年的笑声,只想推开门看看这死崽子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一股诡异的力量控制着他,缓缓靠近那房门,双手附上,正在此时老头子却突然清醒过来,直接的脑仁子发疼,少年的笑声仿佛越发尖锐。

不,不行,不能打开,绝对不能!

但……已经晚了。

房门被推开,少年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只皮影。

一只……淌着血的皮影。

皮影还在几哇乱叫着,少年皱了皱眉,一个用力把皮影下巴拽断,鲜血喷涌而出。满意的看着老头子惊恐万分的神情,又喊了一遍,“师傅。”

老头子只觉得房门一被打开满屋子的血腥气和尸臭味扑面而来,想要疯狂的尖叫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师傅。”少年的双手攀上老人的脖颈,嘻嘻笑道,“他们会喜欢你的。”

谁?谁们?!老头子只觉得惊恐,只剩下惊恐。生命一点一滴点流逝,再睁开眼时已经成了一只孤魂野鬼,望着四周和他一样漂浮着的,各式各样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终于抑制不住呐喊了出来,只可惜,已经没人能听到了。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皮影戏~新朋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少年尖锐的笑声和周围的鬼哭狼嚎混在一起,竟是诡异的和谐。



“张老板!今日咱们演哪出啊!”台下有客人兴奋的问道。

“今日…咱们演一出新戏。”少年微微笑着,声音却异样的低沉:“咱们演…皮影人之死。”


END

因为我也不确定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就通通归到鬼故事里了,今天会有三更。

评论

热度(12)